北京赛车pk10

长生下山退婚,徐府上受刁难

老猫的书,几乎全都看过。看的第一本是《朱雀记》,看得最痛快的则是《间客》。如今大猫移驾创世,媒体疯狂造势,看到喜爱的作者进入更多人的视野,自是我辈爱书人之幸也。

好吧,我也不明白上面这段话为什么说得酸不溜秋的,下面说回人话—— 《择天记》甫一开书,我便屁颠屁颠地过来了。

看序开头的时候,其实是皱着眉头看下来的,因为这章序里文青的老猫居然不买弄文笔了,乍然见之,竟是莫名地有些不习惯,看到下面,逐渐适应了新的节奏,也就慢慢喜爱了起来。

今天的第一章写得四平八稳,大神自然是大神,功底一目了然,爽点掐得恰到好处。

比如说退婚的桥段,《斗破》之后几乎已成烂大街代名词,但老猫愣是从老梗里找到了新桥段,连我这老白也看得津津有味,这就是功力。 不知是不是为了迎合创世年龄层普遍较低的读者,较之前几部,《择天记》写得颇为浅白,前两章也正儿八经地讲故事,不挖巨坑,不夹私货,借用韩寒的话说,那就是读起来好似半夜开车,畅通无阻。

当然,文字洗练也是一种境界,而且是比文笔绚烂生花更高的境界,如果老猫能够在兼顾作品内涵的基础上,压制住自己炫耀才华的心思,让更多浮躁的读者喜欢上他的书,在我看来,这是另一种值得赞赏的成功! 读书之道,费劲是乐,不费劲也是乐。 就让我们一起期待老猫给我们讲一个不费劲而逗乐的故事。 一个有趣有意思的小道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