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赛车pk10

第三十三章 拜师(上)

  国教学院和百草园之间,就隔着一面旧墙,墙上爬满了青藤,墙脚满是青苔。

  金长史和李女史踩着梯子,攀在墙头,偷听着远处藏书阁里的动静,二人境界高深,小殿下又没有刻意隐瞒,所以将那处发生的事情看的清清楚楚,当他们看到小殿下做出那个动作后,顿时从墙头掉落,摔的不轻。

  远处院墙处传来的重物坠地声,没有影响到藏书阁,幽静的建筑里,乌黑明亮的地板上仿佛坚着一幅静止的画,在那幅面里,落落紧紧抱着陈长生的大腿,陈长生就像个雕塑般,丝毫不敢动弹。

  “你放手,你先放手。”

  陈长生很紧张,声音都有些颤抖,虽然这小姑娘看上去不过十来岁,但毕竟是个女孩子,被娇小的双手紧紧抱着大腿,已是极为尴尬的事情,他哪里敢动,只能不停喊着。

  “我一放手,先生就要跑掉了。”落落很认真地说道。

  陈长生无可奈何,赶紧承诺道:“放心,我绝对不会跑掉,你先放手,放开手了再来说话。”

  落落表现的很听话,很相信他说的话,把双手松开,然后指了指身前的地板,示意他坐下。

  陈长生想了想先前这小姑娘动作的敏捷程度,确认自己无法从对方的小手里逃掉,在心里默默叹息一声,坐了下来。

  看见他果然没有再次试图溜走,落落很开心。

  藏书阁里寂静无声,陈长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觉得有些尴尬,但很明显,落落不这样觉得。

  她坐在他的面前,用手撑着下颌,很专心地看着他,带着笑意。

  两个人隔的极近,陈长生能够看到她明亮的黑瞳里自己的脸,能够她发自内心的欢喜——那种极为单纯的欢喜,不知为何竟被感染,也觉得一种欢喜从内心深处里涌出来。

  但他不可能因为欢喜,或者喜欢,就答应她的请求,因为怎么看,这都是很没有道理的事情,他认真说道:“我真的就是个普通人。刚才你也说过,我才定命星,连洗髓都没能成功,你本来就比我强,怎么能拜我为师?

  落落依然撑着下巴专心地看他,仿佛觉得他生的很好看,怎么看也看不够:“先生,如果你只是普通人,怎么能做到那些事情?而且,你是个好人呀。”

  陈长生不明白二人讨论的事情与好人与否有什么关系,不解问道:“然后呢?”

  “昨夜我昏过去之前,看见先生你拿着剑拦在塌下来的天之前,所以,先生是好人。”

  落落的笑容里忽然多出一抹别的意味,“但其实那不是我最后看到的画面,我最后看到的画面是满天星辰,是真正的星辰,而那时候……御天神将薛醒川还没有到。”

  陈长生这才知道被她看见了,有些无奈,说道:“那又如何?”

  “先生,你的剑能够破开烟罗,自然不是普通的剑,那你,自然也不是普通的人。”

  落落的目光下移,落在他腰间那把看似很普通的短剑上。

  陈长生望向窗外的天色,忽然惊讶说道:“啊!”

  落落随他望向窗外,有些疑惑,心想怎么了?

  “天色不早了。”

  陈长生指着窗外说道:“我得先去吃饭,以后再聊可好?”

  落落脸颊微鼓,像包子一样,很可爱,又像小老虎般,还是可爱。

  她作势欲扑。

  陈长生声音微变,说道:“别上手!”

  虽然相处时间极短,但落落已经大概了解了他的性格,知道逼的太紧不是好事,有些不甘心地收回手,看着已经悄无声息走到藏书阁门口的陈长生说道:“先生,你就收了我嘛。”

  地板上,她的裙摆如花散开,她坐在花中间,可怜兮兮,可爱无比。

  陈长生哪里敢回头看,不然定然心软,连连摆手,逃也似地跑了。

  ……

  ……

  在百花巷里吃了碗菜泡饭,又去京都里逛了半天,估摸着那奇怪的小姑娘应该已经离开,陈长生才重新回到国教学院,走进藏书阁一看,果然没人,才总算放松下来。

  夜色渐至,想着今天已经可耻地浪费了那么多时间,他用最快的速度做完准备,开始静思冥想,准备再次引星光洗髓,然而还没有等他闭上眼睛,便看见星光下裙摆微摇,那小姑娘走了进来。

  陈长生无奈问道:“我都说了,那是不可能的事情。”

  落落就像没有听到他在说什么,自顾自说道:“先生,我把那些事物都搬到你的卧房去了。那些小楼里就一幢里面有炉子,应该是您住的?那些药草搁在阁楼里吹风,其余的都收在你的床下面。”

  陈长生刚才已经注意到,地板上的夜明珠和剑诀等物已经消失不见,他本以为是小姑娘把东西带走,谁曾想到,对方竟是帮自己收进了小楼里,完全不知道该做出什么反应。

  “我要修行。”

  他很无奈,又实在舍不得再浪费时间,错过夜晚引星光洗髓,只好当作那小姑娘不存在,紧紧闭上眼睛。

  忽然间,他闻到一道极淡的香味,从脸颊右侧传来。

  他微惊睁眼,只见那小姑娘已经坐到了自己的身旁,小脸距离自己不到一尺的距离,再近些,便要接触到。

  他无奈问道:“你到底想做什么?”

  落落的眼睛瞬间明亮:“先生,我想拜你为师啊。”

  陈长生无语,只好放弃,闭着眼睛,开始冥想。

  不愧是自幼与道藏典籍枯躁相伴的家伙,在一个小姑娘如此近距离的注视下,他居然还真的进入了冥想的过程。

  天色渐白,有雄鸡唱响于民宅之间,传入国教学院。

  陈长生睁开眼睛,缓缓醒来,忽然觉得右肩有些沉,还有些酸。

  他回首望去,吓了一跳,然后叹了口气。

  小姑娘抱着他的手臂,把头靠在他的肩上,正在香甜的睡觉,看样子,竟似睡了一夜。

  陈长生轻轻推醒她,说道:“回家吧。”

  “不要。”落落揉了揉眼睛,有些委屈说道。

  陈长生叹息说道:“为什么一定要这样呢?”

  “昨夜先生引星光洗髓的时候,我抱着先生闻了很长时间……我确认了,那个味道就是你身上的味道,那味道真的很好闻,我在先生身边便觉得舒服,就像是吃了长生果一样。”

  落落想起昨夜,眼睛变得更加明亮,就像是晨光依然无法掩盖的那颗太白星,然后有些不好意思地笑了笑,继续说道:“我没吃过长生果,但听母亲说过。”

  陈长生再次无语,心想就因为味道好闻,所以要就要当对方的学生?只是为了能够天天闻对方的味道?

  “我的修行遇到了很麻烦的障碍,没有人能解决,便是天道院和摘星学院的教授都解决不了,但先生你能解决……钟山风雨诀的真元运行方法,我只能用您前夜说的那八个字,这就是证据。”

  落落看着他认真说道:“所以,我一定要拜你为师。”

  关于钟山风雨诀的真元运行方式,关系到陈长生身体里的秘密,当然,这并不是他拒绝这个小姑娘的主要原因:“我没有资格教你,而且我没有时间教你,我要读书,我要修行,我有很多重要的事情需要去做。”

  落落看了他一天,自然知道他很珍惜时间,甚至显得有些过分,问道:“先生,你为什么这么着急?”

  是的,这种对时间的珍惜,甚至显得有些焦虑。

  陈长生看着小姑娘眼里真切的关怀,忽然觉得微温,他向来表现的很平静,很少有人能够看到那平静外表下隐藏着的焦虑不安,不知为何,他忽然很想说说话。

  “我要参加大朝试,而且……我一定要拿首榜首名。”他看着她认真说道。

  清晨的藏书馆是最安静的时候,没有蝉鸣也没有鸟叫,便是青蛙与昆虫都在睡觉。

  过了很长时间,没有嘲弄,也没有吃惊的反问。

  即便是唐三十六在听到陈长生这个目标的时候,情绪也会有些变化。

  但落落神情没有任何变化,她认真看着陈长生,等着他接下来的话。

  陈长生问道:“你……你不觉得,这个目标很可笑吗?至少……有些吃惊?”

  “可笑?吃惊?为什么?”

  落落听到这个问题,反而有些不解,说道:“先生参加大朝试,当然要拿首榜首名。”

  藏书馆再次安静下来,远处隐隐传来一声鸟鸣,但却更加安静。

  陈长生怔住了。

  她的语气,让他都觉得,自己如果拿不到大朝试的首榜首名,那才是一件奇怪的事情。

  他没有吃过传说中长生果,但他想,就算吃上数百颗长生果,也不可能比这句话更令人身心舒畅。

  “只是,先生为什么一定要参加大朝试?”

  落落并不知道自己的反应,给陈长生带去了多少安慰,好奇问道:“想看天书陵吗?我可以带先生去的。”

  陈长生没有留意她这句话的最后那段。

  他站起身来,走到窗边,望向不远处的皇宫,望向凌烟阁的方向。

  大朝试三甲可进天书陵观碑悟道,这是他想要的。

  但大朝试,只有首榜首名,才有机会在凌烟阁里静思一夜。

  这才是他最想要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