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赛车pk10

第二百六十五章 光之翼

陈长生神情认真专注,但不潇洒,因为他这时候的姿式有些怪。

如果他举着伞以为盾,执剑向前,那么便是英武登上战场的勇士,但现在,他手里的伞没有举起来,而是拖在滩地上,短剑倒执于腕间,膝盖微弯,身体微微前倾,似乎随时准备跳起逃走,那么看着就像个小贼,准备拼命的小贼

因为他已经快要不行了,体力枯竭的情况下根本没有办法长时间把黄纸伞撑开,只能任由它拖在地上,直到攻击到来才举起来挡一下攻击,那把锋利至极的短剑同样如此,残存的真元不足以⊥他施展出那些威力极大的飞驭剑法,连劈刺这些较为费力的动作都很困难。

短剑倒执于腕间,施展出来的剑法自然不可能大开大阖,只能在细微处下功夫,那两名魔女连续遇着几次危险之后才认出来,他用的竟是圣女峰的破冰剑,不由震惊异常——这套剑法向来只有圣女峰的女弟子练,他又是从哪里学会的?

无论是那名浑身不着寸缕的魔族美人,还是那名穿着七间剑袍的端庄女子,她们现在的神情都很凝重,看着陈长生的眼光异常严肃。这名人类少年居然在这种境况下支撑了如此长时间,实在是让她们有些难以理解,甚至隐隐有些佩服。

但战斗终将持续,胜利永远归于神族

她们身后有两道约丈许方圆的光翼,下一刻,光翼振动的度骤然加快,沙滩只闻得嗖的一声,她们在原地消失,下一刻便来到了陈长生的身后,双手泛着诡异而可怕的绿芒,刺向他的面门

如此可怕的度,近乎光电,诡魅如烟,完全已经出了大多数人的想象能力。陈长生如此能够撑这么长的时间

他是怎么应下来的?就在那两道光翼在他身后显现的瞬间,他动了,真元在截脉里涌动,脚步看似自然、实际上异常jīng确地向左前方一踏,身影骤然一虚,便来到了数丈之外。

那两道光翼再次疾动,带动着那两名女子来到陈长生的身后,拦在了他与湖水之间。

陈长生举伞格挡,只听得嘶啦的一声响,在极短的瞬间内,双方不知道互相出了多少招,然后再次分开。

两名女子的身上再次出现数道剑痕,然后渐渐敛没,就像她们身后光翼上那些被陈长生割破的裂缝一般。

那名魔族美人盯着陈长生,脸sè苍白说道:“果然是耶识步”

先前她们便震惊于陈长生的诡异身法,几番试探下来,终于做了确认。

她们是南客的侍女,也是南客的双翼,而且身躯并非凡质,所以拥有极其可怕的度天赋,单以短距离内的趋跃度或者冲刺能力,真的可以说是骤若光电,不要说通幽境修行者,就算是聚星境的真正强者,也没有多少人能够跟得上她们的度。

陈长生的身体浴过黑龙的真血之后,力量和度都可以说达到了通幽境的巅峰,也没有办法比她们的度更快,但……他会耶识步

是的,他的耶识步虽然不完整,是他自己做的简化版的,但足以帮助他在最危险的时刻,避开对方快若闪电的攻击。

这就是他能够活到现在的最重要原因。

梁笑晓握着剑,站在山林之间,看着这幕画面,听着那名魔族女子的声音,神情微变。

至于与陈长生比拼度与反应多次的那两名女子,神情则是变得更加凝重。

魔族在周园里的布置,之所以到此时还没能完全成功,就是因为陈长生过了她们的想象,无论是他身上的诸多强**器,还是他的身法剑法,又或是坚韧如石的意志,但她们真正紧张的原因在于,陈长生的这些情况,包括那柄锋利的剑,那把坚固至极的伞,还是那颗珍稀至极的千里钮,以及他掌握的耶识步,军师大人肯定非常清楚,可为什么进入周园之前,军师大人没有做出过任何警示?

军师大人甚至连提都没有提过

不要说那是陈长生的秘密,军师大人都不知道,军师大人无所不知,这是所有魔族人最坚定的信仰……那么大人他究竟想做什么?难道这场生在周园里的yīn谋,有她们都不知道的更多的内容?会不会与主人有关?她们想不明白这件事情,所以不安。事实上,不要说她们,就是她们的主人,甚至伟大的魔君陛下,都从来弄不清楚那个神秘的黑袍中人的真正想法。

她们忽然觉得湖面上吹来的风有些寒冷,这才注意到太阳快要落山了。

但她们没有接到军师的新命令,那么便必须把命海里的那四盏灯火全部熄灭,把那四个人全部杀死。

陈长生忽然向湖畔的树林里疾掠而去。

梁笑晓神sè凝重,横剑于胸,毫不犹豫,便是离山剑宗威力最大的剑招。

先前,他和陈长生有过数次对剑,无论他的剑法如何强大,剑势如何森然,都没有办法刺中施展出耶识步的对方,偶有两次,陈长生被那两名南客的侍女用光电般的度缠住,他伺机出剑,却又被陈长生的剑招轻易破掉。

梁笑晓拿陈长生没有任何办法,觉得自己无论如何变招,仿佛都会被这名少年提前猜到,而且对方总能使出最合适的剑招破之。

这种感觉非常不舒服,非常糟糕。

这一次也不例外,陈长生贴着手臂的短剑,于满天剑风之中,轻易地找到他剑势的最终落处,伴着一声脆响,用最简单也是最有效的方法格住,然后微暗的湖畔林间亮起一抹剑光,梁笑晓被迫急掠而后,才避了开来。

离山剑法总诀,现在就在国教学院里。

梁笑晓的正宗离山剑法学的再好,再如何娴熟强大,又如何奈何得了陈长生?

他的法器多,奇遇多,最多的还是知识,通读道藏是一件事,国教学院藏书馆里与修行相关的书籍,在短短一年时间之内,绝大部分也都变成了他识海里的养分,无数剑谱尽归于心,除了苟寒食和关飞白,年轻一代的修行者里,谁敢说会的剑法比他更多?

如果是在周园里面对别的魔族强者,哪怕以一敌三,陈长生有诸宝诸法护身,说不定还真的能杀将出去,甚至有可能获得胜利,就像此时……他破了梁笑晓的离山剑,假意要投林而归,实际上却是将体内残余的真元尽数燃烧,把全部的力量都灌注到了短剑之中,翻腕一振,化作一道凄厉至极的寒芒,斩向眼前看似虚空一片的林梢

擦的一声锐响。

那两名女子扇动着光翼,刚好就在那处出现

只见一道血水飙起,两名女子的颈前,出现了一道深刻的剑痕,如果再深一些,只怕能够看到里面的骨头

夕阳照着湖畔的树林,风拂着湖面,涛声微作。

陈长生一手执剑,一手握着伞柄,胸口微微起伏,喘息渐止。

他的眼中出现一抹遗憾的神sè。

这一剑,虽然重伤了那两名女子,却没能一剑割喉,所以,没有任何意义。

她们被斩断的手,都能重新复生,更何况是身上的那些伤口。

为什么那名容颜端庄的女子没有角?为什么她的血是红sè的?为什么那名不着寸缕的魔族美人,动用魅功时,头顶的魔角便会自动消失?一切的一切,都是因为她们不是人,也不是魔。

她们是巫,更准确地说,她们是巫灵,她们的身体介于真实的存在与灵体之间。

她们站在一起,明明眉眼、神态截然不同,却给人一种双生子的感觉,因为她们本来就是双生的,她们是一双翅膀。

就像此时她们身后的那对光翼。

那对光翼和近乎灵体的身躯,让她们拥有难以想象的度,就算陈长生动用耶识步,也没办法逃离。

如果只有一只翅膀,那么永远无法飞翔,就像她们如果分开,其实只是普通的通幽上境强者,所以在湖心里,在湖畔,才会被陈长生等人接连重伤,可如果她们站在一起,那么便能直上青天,比单独的战力强上十倍有余

实力最强的刘小婉和腾小明这对魔将夫妇之所以离开去追杀折袖和七间,除了七间是他们要杀的要目标,还有一个原因,就是这对夫妇看得很清楚,陈长生因为真元或者修行功法的问题,瞬杀强度不够,那么怎么都是一个死字

清光凝成的双翼,在那两名女子身后轻轻摇摆,很是美丽。

在陈长生眼中,这对光之翼却是如此的可怕,他握着剑柄的手微微用力,试图找到脱困的可能,却找不到。

那两名女子低头望向颈间的伤口,却看不见,于是侧目,望向对方的颈间,动作极为同步。

妖绿sè的鲜血和艳红的鲜血,从那两道剑伤里不停流出。

她们清晰地感觉到痛楚,和先前那一刻死亡的yīn影,她们真的愤怒了,神情却愈平静而严肃。

那对光翼忽然疾地振动起来。

湖畔起了一场大风。

暮sè里,多了一道艳丽的流光。

(有点饿,我先去煮碗面吃,下一章可能稍晚些,我尽量争取还是十一点半前能更出来,免得影响大家睡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