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赛车pk10

第二百六十四章 不想走进黑夜的人们

腾小明和刘小婉夫妇站在草原外围,看着远在天边、悬在地上的那轮太阳。刘小婉说道:“听说草原里的太阳永远不会落下,所以才会叫做日不落草原……不过我更不明白的是,如果没有人能活着从草原里出来,那么不落的太阳又是谁看到的?”

腾小明憨厚地笑了笑,没有说话,他知道妻子并不是真地询问什么,而只是心情有些不好。

“居然让那个狼崽子背着人跑进了草原……就算他会死在里面,那我们怎么办?难道要一直等下去?怎么才能确定他死了?”

刘小婉望了腾小明一眼,心想以自家夫君的霸道修为,如果是在周园外面,何至于追了这么长时间,都追不上一个中了毒的狼族少年,当然,更早些时候,陈长生他们肯定早就被杀死了,为了进入周园,他们夫妻二人付出的代价实在太惨重了些。

腾小明知道妻子在想些什么,伸手轻轻抚了抚她的头发,安慰说道:“我是愿意的。”

谁也不知道,这次魔族潜入周园的任务,是这对凶名在外的魔将夫妇自己要求的,因为……他们厌倦了无休无止与人类的战争,想要离开军队,归老田园。然而他们很清楚,魔君陛下肯定不会同意自己的要求,整个魔域,只有军师大人能够帮助他们达成心愿。

所以他们找到了军师,然后军师要求他们进周园办好这件事情——为此,他们强行降境,至少要损失两百年的寿元,但如果说能够完成这件事情,携手归于田园,那么就像腾小明说的那样,他们愿意。

他们是聚星中境的强大魔将,哪怕降境到了通幽,依然拥有通幽境修行者难以比拟的战斗能力,曾经攀上高峰的人,再在丘陵间漫步,自然行走随心,按道理来说,在周园里的这些人类修行者,除了徐有容之外,他们都可以轻松杀死。

只是他们没有想到南客大人的那对侍女,会因为争功而弄出那么多麻烦事,更没有想到,那个叫陈长生的人类少年身上居然带着那么多珍贵的法器,甚至就连折袖表现出来的强悍能力与意志也超过了他们的预算,居然成功地跑进了日不落草原。

虽然进入草原肯定也是死路一条,但毕竟不是被他们杀死的。

这里是草原外围的边缘,那轮红日看似永远不会落下,其实只是落的慢了些,随着时间的推移,三分之二的日面被眼中一望无尽的野草吞食,天sè变得更加暗淡,刘小婉说道:“等段时间看看情况,先吃饭吧。”

腾小明很老实地嗯了声,放下肩上沉重的担子,取出于柴与砖石开始砌炉生火。刘小婉从担子取出今年的新稻与玉泉山上取的清泉,开始准备淘米煮饭,然而看着清水从锅底汩汩流淌而出,才想起来,先前在湖畔的时候,这口大铁锅被陈长生的剑刺穿了。

刘小婉怔了怔,始终都很温和亲切的脸上,终于出现了一丝恼意:“陈长生这个小家伙难道不知道砸锅毁灶,是大陆最重的仇怨?”

腾小明憨厚地笑了笑,说道:“咱们要杀他,他哪里还顾得上这些。”

刘小婉像少女般哼了哼,不悦说道:“总之这个仇我记住了,如果那两个丫头还杀不死他,我可不会让他好过。

腾小明安慰说道:“回老家后,咱们也不会再和人打架,砸锅卖铁,能得些钱也不错。”

说完这句话,他从筐子里取出另一口锅,接过她手里的米开始淘洗,准备蒸饭。

“晚上吃什么菜?”刘小婉问道。

腾小明望向草原里,听着隐约传来的一些啸声,犹豫说道:“里面应该有不少妖兽,我进去逮两只?不走太远,应该没事。”

“为了饭菜冒险……我们不是鸟,也不是人类。”刘小婉没好气说道,然后走到筐边,翻拣了半天,找到了一个东西,拿起来说道:“刚才走的时候,我把左侍的左手带过来了,搁饭锅上蒸熟,蘸着自贡辣椒水吃?”

先前在湖畔,以公平的名义,她斩断了那名端庄女子的一只手。

那只手,现在被她拿在手里,断处还残着些血迹。

腾小明接过那只断手,用泉水冲洗于净,揭开锅盖,加了一层蒸屉,又找了个瓷盘,放了进去。

“双侍近乎灵体,这手里的灵气太足,只怕不好消化。”他想了想,说道:“还是不要用辣椒水了,呆会儿配些杏草。”

家里向来是他做饭,刘小婉对这些不怎么擅长,自然没有意见。

锅的水还没有开,草原里的那两个少年不知道死没死。

刘小婉和腾小明并肩坐在草原外的一颗石头上,看着以极缓慢速度下沉的落日。

“好久没有这样了。”

“嗯。”

“七十三年前,你还是个小兵,怎么就有胆子请我一起去看落日呢?”

“嗯……和同僚打赌输了。”

刘小婉瞪了他一眼,说道:“你终于肯说实话了。”

腾小明想了想,老实说道:“我已经承认了四百四十一次。”

刘小婉不再理他,靠在他的肩上,看着远处那轮落日,满足说道:“真好看。”

腾小明想了想,决定此处应该撒谎,说道:“嗯。”

刘小婉面露向往的神sè,说道:“回老家后,我们可以天天这样坐着看夕阳。”

腾小明想了想,觉得不能再继续撒谎,不然将来会有些辛苦,老实说道:“会腻的。”

刘小婉微微挑眉,说道:“看我看久了,也会腻。”

腾小明不用想,也没有撒谎,诚恳说道:“不会。”

再美的人儿,如果只是看她的美,那么总有一天会看腻。

陈长生还没有这种生活经验,但他对看太阳这种事情很有发言权,因为他从来都看不腻。每天清晨五时醒来的时候,天都还没有亮,洗漱清理完毕,站在梅下或是庙旁或是湖边或是大榕树上,看着太阳照常升起,是他最开心的事情。

晚上他基本都在睡觉,对黑夜很陌生,而且因为那个原因,他不喜欢黑夜,

无论是良夜还是寒夜,什么夜他都不喜欢,无论是温和地走,还是愤怒地进,他都不要。

他怕死,因为他不想死。

他不怕死,因为他想过无数次死。

所以在死亡之前,他总能绽放出一种难以想象的力量。

黑龙曾经看见过。

圣后娘娘看见过。

苟寒食看见过。

现在,轮到他的敌人们看见那种力量。

梁笑晓的肩头多了一道剑伤,鲜血淋漓。

那两名强大的魔族美人,身上到处都是剑痕,脸上早已没有笑容,只剩下严肃与认真。

陈长生左手执伞,右手执剑,脸sè苍白,毫无血sè,真元已然消耗殆尽。

但他的神情依然认真。

从开始到现在,他始终这样认真。

在这种时候,他更要认真地活着,活给死亡看。

(月底了,非常认真地请大家把月票和推荐票投给择天记,谢谢大家。另外,星际穿越用的那首诗,我总觉得特别绝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