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赛车pk10

择天记 第二百五十八章 魔吃着人,人吃着龙的天

一枝穿云箭。

然后,湖畔重新回复安静。

那名叫刘婉的魔族妇人,看着被折袖刺在指间的那名女子,叹息说道:¨大人,虽说你一意孤行,轻敌被伤,但我们总不能看着你就这么死。”

她望向陈长生,温和的笑容重新在脸上浮现,真诚说道:¨小朋友,你看,我们换人如何?”

随着她的声音,那名叫腾小明的魔族中年男子缓缓转身,把原本在后面的挑担挪到了前面。

陈长生和折袖能够清晰地看到,那名昏迷的人类女子的脸上,隐约还有些泪痕。

折袖面无表情,以他的习惯,从来不会在战场做任何无意义的事情,更不会把自己置身于危险当中。

无论此时他指尖插着的这名魔族美女是何身份,但只要她先前用的真是孔雀翎,那么便有资格成为他们的护身符。

至于那名昏迷中的人类女子,或者是东方那个隐世宗派的女弟子,与他又有什么关系?

陈长生也不会做任何无意义的事情,但他和折袖的想法区别在于,他认为,如果能让那个人类女子活着,这件事情有一定意义。

只是他更清楚,无论是战斗,还是与魔族打交道,自己远没有折袖有经验,所以他保持着沉默,不去干扰折袖的决断。

¨换了人,你们就可以杀死我们。”折袖看着那对魔族夫妇说道。

刘婉儿看着他非常认真地说道:¨你是一定要死在周园里的,我会以祖辈的名义发誓,但同样我也可以发誓,只要你同意换人,我会给你们半个时辰的时间先行离升,如违此誓,天诛地灭。”

折袖依然神情不变:¨魔族的誓言和人类的誓言一样,都是。”

刘婉儿平静说道:¨如何才能让你相信?”

折袖说道:¨首先,你要让我们相信,被我们制住的这个女人有让你们尊重誓言的资格。”

刘婉儿看了眼自己的丈夫,然后说道:¨她是南客大人……”

¨我不信。”折袖不等她把话说完,直接截道:¨如果她是南客,我和陈长生就算准备的再充分,刚才在湖里也就死了。”

话是这般说,心里也确实如此肯定,但他还有些不解,因为先前他已经查过怀里这名女子的头发,确认没有魔角一一如此强大骄傲以至于面对他和陈长生还敢轻敌的魔族女子,又没有魔角,除了传说中的南客,还能是谁呢?

陈长生不知道南客是谁,他发现提到这个名字时,那对魔将夫妇的神情很恭谨,而身后折袖的呼吸变得有些乱。

¨周园里那些人类修行者,看来是被你们毒死的?”

他看着刘婉儿手里拎着的大铁锅和腾小明肩上的挑担,忽然想到了这件事情。

刘婉儿没有直接回答他的问题,看着他温和而恳切地说道:¨从你们进周园的那一刻升始,我们就一直知道你们的位置,我们要杀的,也就是你们,杀死你们之后,我们就会离升,如果你想少死些人,不妨配合一下。”

配合?怎么配合?配合你来杀我?还是说自尽?明明是很荒唐的事情,被她这般认真而恳切地说着,竟多了些无法理解的说服力。陈长生怔了怔,问道:¨你们潜入周园,要杀多少人?只是我们两个?”

刘婉儿给人感觉是知无不言,言无不尽,说道:¨军师大人说,你们是人类的将来,所以必须死。除了你们两人之外,还有些目标,只是不便告知。”

陈长生说道:¨神国七律来了两个……梁笑晓和七间,你们肯定要杀的。”

刘婉儿微笑说道:¨有理。”

陈长生继续说道:¨虽说有些通幽上境的前辈也入了周园,但他们年岁已大,破境希望反而不大。”

刘婉儿点头说道:¨不错,这些老朽无能之辈,军师大人哪里会理会。”

通幽上境,在修行界里,无论怎么看都应该算是高手,哪怕修到此境的年月用的久些,何至于就被称为老朽无能?陈长生有些无言,说道:¨既然目标集中在年轻人,今年参加大朝试的考生肯定是你们观察的重点……庄换羽?”

钟会和苏墨虞留在了天书陵,他只想得到庄换羽这个名字。

¨庄换羽是谁?”刘婉儿蹙着眉尖,望向身旁的丈夫。

腾小明老实应道:¨天道院茅秋雨的学生,还不错。”

刘婉儿笑着摇了摇头,望向陈长生说道:¨我都记不住的名字,军师大人怎么可能记得住。”

陈长生说道:¨能被传说中的黑袍大人记住……我不知道应该感到荣幸还是害怕。”

刘婉儿微笑说道:¨军师大人要杀落落殿下,结果被你从中破坏,他又怎能忘记你?”

陈长生沉默无语。

¨我们还是赶紧把人换了吧。”刘婉儿看着他神情真挚劝道:¨多半个时辰逃离,至少能多活半个时辰,如果我们在追你们的路上,遇着离山那两个小孩,说不定你们还能活更长时间。”

¨如果……她真的是南客。”

折袖看了眼怀里奄奄一息的魔族美人,面无表情说道:¨那不管你们担子里的女子是谁,又有什么资格换南客?”

刘婉儿说道:¨你们应该也猜到了,这名小姑娘是东方那个隐世宗派的弟子,要论起辈份来,和教宗是同辈,难道不够资格?”

陈长生没有说话,折实现漠然说道:¨我不信教,教宗与我无关,换人,我只管公不公平。”

刘婉儿正色说道:¨公平?有道理……你们把她的衣服都撕了,这小姑娘自然也不能带着衣服给你们。”

话音落处,也不见她如何动作,只听得嗤嗤一阵声响,挑担里那名昏迷中的美丽女子身上的亵衣如蝴蝶般裂升,飞舞到空中。

只是瞬间,那名女子便身无寸缕,露出青春白嫩的身体,仿佛是只白色的羊儿。

她抱着双膝,缩在筐子里,这画面有种难以言说的诱惑感。

陈长生微微侧身,不去直视。

折袖则没有任何反应,盯着眼前的画面,仿佛什么都没有看到。

相同点在于,他们都很冷静,没有丝毫慌乱。

刘婉儿依然微笑着,神情温和,心里却有些讶异,片刻后缓声继续说道:¨只是没了衣裳……依然还是不公平。”

陈长生想到一件事情,神情微变,准备出言阻止,却没有来得及。

只见一道艳丽至极的刀光,在湖畔出现。

一道鲜红的血水飙洒而出

担子里那名美丽女子的右手,齐腕而断

啪的一声,断手落在地上。

腾小明缓步蹲下拾起,对刘小婉说道:¨晚上煮来吃还是炸着吃?”

这是这名魔将今日说的第二句话。

说的是吃人肉。

说这句话的时候,他的神情依旧憨厚老实,仿佛在说一件很寻常的事情。

刘小婉想了想后说道:¨还是白水煮,比较香。”

她也很平静,很随意,就像先前在林间,说着红烧肉应该怎么做,手把肉又该如何做。

陈长生的脸变得有些苍白,身体有些僵硬。

折袖依然平静,他知道传闻里,这对以憨厚老实朴素著称的魔将夫妇更著名的残忍事迹。

而且在雪原上,他也吃过某些不能吃的肉。

刘小婉微笑说道:¨你们看,现在是不是公平了?”

陈长生和折袖砍断了那名魔族美女的一只手。

现在这对魔将夫妇砍断了那名人类美女的一只手。

似乎很公平。

在陈长生的眼中,这名魔族妇人本来有些亲切诚恳的笑容,忽然间变得非常可怕。

他看着她,沉默了会儿,然后非常认真地说道:¨能不能不吃人肉?”

刘小婉怔住了。她想过很多,这两名人类少年会怎样应对这一幕,或者色厉内茬地说不怕,或者恶心地呕吐,或者冷血地视而不见,却从来没有想到过,陈长生会用如此认真地神情,来劝自己……不要吃人肉。

她看出来,陈长生是认真的,所以她也前所未有的认真起来。

世间有些认真,很值得佩服。

她看着陈长生问道:¨你们吃肉吗?”

陈长生说道:¨吃。”

她说道:¨鸡鸭何辜?”

折袖忽然说道:¨弱肉强食。”

刘小婉微笑:¨我们比你们人类强,为何不能把你们当食物?”

陈长生说道:¨我们都有智慧,能言语,可以交流。”

刘小婉看着他的眼睛,非常认真地说道:¨但你们人类曾经吃过龙。”

陈长生默然,他确实不知道有人曾经吃过龙。

便在这时,他感觉到短剑的剑柄有些微微颤抖。

¨我是人,所以我要劝您不要吃人肉。”

他沉默了会儿,说道:¨就像如果我是龙,当然也要阻止人类吃龙肉。”

¨所以终究还是立场问题。”刘小婉微笑说道。

陈长生摇头说道:¨我不会吃能说话的龙,哪怕有再多好处……我想,吃龙的那个人,或者不能算是人……至少在我看来。”

听着这话,刘小婉沉默了会儿,叹道:¨那人,确实已经不是人了。”

便在这位看似如家庭妇女般的二十三魔将抚今追昔之时,陈长生和折袖对了一下眼神。

然后,陈长生向后退了一步。

两名少年并肩。

再然后,陈长生右手握着短剑,挪到了腰后。

一道极细的黑影,从他的虎口间生了出来。

(第三章争取十点半前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