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赛车pk10

第二百五十六章 比湖水更绿的绿

第二百五十六章比湖水更绿的绿

看似过去很长时间,其实只是瞬间。

陈长生和折袖二人破湖水而出,看着湖心岩石上梳发的出浴女子,看着有些傻乎乎的。

但在那个女子眼中看来,湖面上忽然多出两个脑袋,自然是无比恐怖的画面。

伴着一声惊声尖叫,那名女子惊慌失措,从石上落进了水中,被湖水呛着,时浮时沉,媚丽的脸上满是惊恐的神情。

湖水缭绕着她身上的轻薄衣衫,隐约可以看到里面如玉般的颜sè。

陈长生看似不及细想,挥动手臂,向她落水的地方游了过去。

折袖没有说什么,跟在了他的身后。

游到女子落水的地方,陈长生向湖下潜去,这时候自然不能闭眼,只见清澈的湖水里,那女子身上衣衫轻飘,随着她不停地挣扎,衣衫很是凌乱,能够看到颈间的白皙,甚至隐隐能够看到些更诱人的地方。

陈长生没有任何反应,伸手便把她抓住。

那女子陡然遇到救助,本能里便缠了过来,像抱树的小熊般,紧紧地抱住了他。

陈长生清楚地感觉到,自己的脸埋进了一片丰软的所在,腰则被两条极为紧实的大腿夹住。

这个姿式很销魂,哪怕是如此紧急的时候。

如果是普通人,只怕根本没办法救人,自己都会跟着沉下去。

陈长生不会,他的右拳已经握紧,随时准备落下,不知道是准备把这慌乱的女子砸晕,还是想做些别的什么。

他抱着那女子向湖面游去,那女子稍微清醒了些,惧意稍去,也知道陈长生没有恶意,是来救自己的,因为害羞调整了一下姿式。

她双臂环着他的颈,侧着脸。

于是二人的脸便贴着了。

纵使是在微凉的湖水里,陈长生也能感觉到她唇间吐出的微暖的气息,能够感受到她身体散发出来的热息。

折袖游在陈长生的身后,面无表情地盯着那个女子,先前出湖一眼间,他便看清楚,这女子腰带上的徽记,应该是东方某个隐世宗派的弟子。

但这不能说明什么,他盯着她的眼睛,不知道究竟想要看到什么。

终于离开了湖水,来到了湖面,那名女子揽着陈长生的脖颈,看着后方的折袖,眼神不再慌乱,也没有异sè。

这种平静便是问题。

紧接着,折袖在她的眼眸深处,看到了一抹笑意。

姑娘,你因何发笑?

折袖想问她,但没有问,也来不及问。

那女子的双臂揽着陈长生的颈,手指很自然地抵着他的耳垂下方。

那里有最重要的血管,也有直通识海的经脉。

只要那里被刺断,便是教宗大人亲至,也无法把他救回来。

无声无息间,那女子的指尖生出一抹妖魅的绿意。

青绿sè的湖水,也无法掩住那抹绿意。

湖畔的青sè山林,在这抹绿之前,顿时失去所有颜sè。

那女子的指尖,轻轻地刺进了进去。

没有任何事情发生。

女子指尖的那抹绿,没能刺进陈长生的颈间。

陈长生仿佛没有任何察觉,游到湖心那块岩石,似乎准备上去。

那名女子眼波微流,似有些诧异,有些震惊,手指微微用力,再次刺下。

……依然,没有任何事情发生。

那名女子的心里生起无数震惊,因为她怎么也想不明白,这究竟是怎么了。

她指尖藏着的那抹绿,是世间最锋利的法器之一,只要没有聚星成功,哪怕是完美洗髓的修行者,一刺之下,也必然肌肤破损。

而那抹绿本身,蕴藏着世间最可怕的毒素,即便是最强大的妖兽,一旦感染这种毒素,也无法支撑太长时间。

可是……怎么却刺不进陈长生的皮肤?

便在这时,陈长生终于回头了。

他与那名女子隔的极近,甚至能闻到彼此的呼吸声,能看到彼此眼瞳里的自己。

他的眼睛很明亮。

明亮的令人有些心慌。

那名女子看着他的眼睛,看着这双明亮如镜的眼睛,看着其中自己的微显苍白的容颜,极为罕见地心慌起来。

在雪老城里,她把无数魔将玩弄于掌心之间,遇着何等样的变故,也都不会心慌。

但她这时候很心慌。

陈长生的眼神很平静,没有任何嘲讽。

她却觉得他在嘲讽自己,那双眼睛全部是奚落的意味。

她很生气,很不甘,于是眼波流转,顿时变得楚楚可怜起来。

秀丽的容颜,委屈的神情,熟软的身躯,加上天生的魅惑魔功法,合在一起,那便是无比强大的诱惑。

哪怕是再心如铁石的男子,想来也会生出些怜惜,至少不会马上下杀手,更何况是个十五岁的少年。

只要争取到片刻转还的时机,那么便还有机会,她是这样想的。

可惜的是,世事向来无法尽如人意,也不能尽随魔意。

陈长生根本没有任何反应,就像没有看到她的脸,没有受到丝毫魔功影响。

他抱着她的双臂微紧,坚若铁条。

那女子微微sè变,一声厉啸从红唇里迸发而出,身上的衣衫如蛛网般裂开,一道极强大的气息陡然出现

如果换作人类修行者的境界,她释放出来的气息至少是通幽上境和陈长生相同,而真元数量更是丰沛十余倍

陈长生的身体剧烈地颤抖起来,但他没有松手。

他紧紧地抱着她,破湖而出,跳向湛蓝的天空

这一跳便是数十丈高

然后向湖心那座岩石落下。

在这极短暂的过程里,他用了耶识步的一道身法,让下落之势变得更加急剧

他抱着她,就像石头一般,砸向了那块岩石

轰的一声巨响

湖心那块坚硬的岩石,骤然间迸裂,至少有三分之一的石面垮塌,落进了湖水里。

如此巨大的力量,陈长生再也无法锁紧双手,重新震飞到湖水里。

那名女子更是凄惨,堪称完美的魔躯,在恐怖的撞击之下,不知骨折了几处,脸sè苍白,唇角溢出两道鲜血。

便在此时,又有一片yīn影袭来。

来的是折袖。

刷刷刷数声厉响,湖心岩上的空中暴出几抹亮光。

然后响起饱贪愤怒与痛苦的喊声。

那名女子境界再高,真元再强,被陈长生砸的识海震荡,猝不及防之下,未能封住折袖的袭击。

那几抹亮光来自折袖的指间。

他的手指前端,探出极锋利的、泛着金属sè的爪,在那名女子的身躯上留下数道极深刻的血痕。

折袖行走世间,猎杀魔族,从来都不需要兵器,他的兵器就是他的双手,他比谁都清楚,魔族身躯防御最薄弱的地方在哪里。

湖心岩上劲气溅射,那女子怒啸一声,左手翻卷而出,将折袖逼下岩石,然而在那瞬间,她的尾指被折袖的爪锋削断了一截

此时,陈长生又来了

青绿sè的湖水,骤然间变得红火一片,仿佛落日降临此间。

暮时的晚云,笼罩着湖心岩。

汶水三剑之夕阳挂

借着剑势,陈长生瞬间从湖水里掠至岩石上,双脚落地,剑势凝实,呛啷一声,短剑离鞘而出

这是他腰间的短剑,第一次真正出鞘

擦的一声脆响

晚霞满天,湖心岩一片红暖。

那名女子运起魔功,右手距离陈长生的咽喉还有半尺距离,便再也无法前进。

因为她的右手断了,向着天空飞去

那名女子惨呼一声,身形骤虚,踏着湖水,向后急急倒掠,几个起伏便来到了岸边的沙滩上。

谁曾想到,折袖在水面上早已提前到来。

只见水花四溅,折袖挥臂而出,亮光一闪,那女子脚踝上多了一道血线,倒在了沙地上。

陈长生的剑破空而至,那女子极为艰难地侧身避开,却被折袖翻身骑在了身上。

折袖的指尖抵着他的咽喉,前端的锋利爪尖,已经刺破了她喉间一块极不容易找到的软骨。

只要他微微用力,她的颈便会被刺穿。

那名女子眼瞳微缩,不敢再动。

直至此时,她的那只断手才落到了湖中。

她倒掠时带出的那条血线,也才落在了湖中。

清澈的湖水,被血染的更加绿意深幽。

沙滩上的点点血痕,看上去就像是青苔。

她的血,竟是绿sè的。

陈长生从湖里走了上来,拾起短剑,走到二人的身边。

那名女子不着寸缕,被折袖骑在身下,似乎很香艳,其实不然,因为折袖的指尖,还插在她的咽喉里。

看着女子断腕间淌出的绿sè的血,陈长生微怔,他不记得在国教学院里看到的那名耶识族人的血是什么颜sè的。

这不是他第一次战斗,但是他第一次看到如此惨烈的、真正与生死相关的战斗。

他见过血,但很少见过如此血腥的画面。

最关键的是,这场战斗是他的战斗,这些画面有他的原因。

他毕竟还是个少年,看着这幕画面,有些不适应,所以沉默不语。

折袖很适应,所以很平静。

那名女子的脸sè很苍白,神情柔弱,配上媚丽的容颜,很惹人怜惜。

折袖的脸上却一点表情都没有。

女子确认这两名人类少年不是自己能够魅惑的,终于放弃,望向湛蓝的天空,胸脯微微起伏,美丽的脸颊苍白一片。

湖面上的晚霞早已消失,日头还在中天,湖风拂来,有些微凉,岸上的树林微微晃动,生起波涛无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