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赛车pk10

第二百四十章 今夜星光灿烂

碑庐外一片哗然。陈长生的话是在试图推翻人们从来没有怀疑过的一个真理,问题是星辰怎么可能移动?这实在是太荒谬了,根本没有人相信,苟寒食也只是挑了挑眉头,人们心里某一刻曾经出现的不安消失无踪,开始嘲笑起来

对于人们的反应,陈长生并不意外。他知道自己绝对不是第一个发现星辰可以移动的人,至少留下那本笔记的王之策肯定早就已经有了这方面的想法,那为什么无论道藏还是日常的讨论中从来没有这方面的内容?因为这件事情无法证明。修道者定命星神识看到的一切不能成为证据,除非能够飞到无比高远的星空里去,并且把看到的一切画面都让地面上的人们看到。

陈长生没有办法证明星辰可以移动,所以发现二字其实并不准确,这只是他通过前陵十七座天书碑推测出来的结果,也可以说是他观碑所悟——推测无法说服世人,但却能说服他自己,因为这符合他的美学和对这个世界的根本看法。

至少在当前,他自己能够相信星辰可以移动这就足够了,至于别的人能不能相信,他并不在乎。

他抬头望向那片繁星灿烂的夜空,不再说话。

夜空里的星辰看似万古不动,实际上无时无刻不在移动,或者前进或者后退,与地面之间的距离时而变长时而变短,星辰与星辰之间的距离以及角度也在不断改变,只是地面上的观察者距离这片星空实在太过遥远,很难查觉到那些角度之间的细微变化。

如果前陵十七座天书碑描述的是无数星辰的位置以及它们移动的轨迹,那么如何把这些画面与真实的星空对照起来?

他低头闭眼,继续在识海里观察那些碑文。

十七座天书碑在他的眼前排列成一道直线,碑文在空间里重叠相连,无数线条相会变成无数点,他用意识将那些画面重新拆解,然后组合,渐渐的,那些点顺着那些线条移动了起来,缓慢而平顺,依循着一种难以言说的规律。

那些图案就是星图,无数张不同时刻的星图,在他的眼前一一掠过。

无比繁多的星辰以时间为轴,在他的眼前不停移动。

星辰在夜空里行走,留下的痕迹,刻在石碑上,便是前陵天书碑的碑文。

从地面望过去,星辰的前进后退,永远都在固定的位置,那么这些变化的星图,必然是从别的角度观察所得。

时间缓慢地流走,实际上已经翻过了无数万年,来到了最后一张星图。

按道理来说,这张星图应该描述的便是此时真实夜空里星辰的位置。

但不知道为什么,这张星图里星辰的位置却和真实的星空截然不同——在最后时刻忽然发现结果和预想中的不一样,很多人的jīng神会受到极大冲击,甚至可能开始怀疑先前的所思所想,但陈长生的心意一旦确定,便再也不会摇摆

他看着最后那张星图,安静了很长时间,然后举起右手,轻轻地拨了拨那张星图的边缘。

星图是真实的映照,所以不可能是平面的,而是一个立方体。

随着陈长生手指轻拨,悄无声息地,那张星图缓慢地旋转,侧面变成了正面。

那又是一幅新的图案,上面依然有无数颗星辰,却比先前多了些肃穆恒定的意味。

陈长生睁开眼睛,再次抬头望向夜sè里。

那里有一片灿烂的星空。

他识海里那张最新的星图,落在了真实的星空上,与东南一隅的那片星域完美地重合在一起。

没有一颗星星的位置有所偏差,所有的星辰都在那张星图上找到了自己的位置。

这种感觉很美,很令人震撼。

陈长生很长时间都没有办法说话。

然后他想到了更多的事情。

王之策曾经在凌烟阁的那本笔记里,对这片星空提出过一个问题。

在历史的长河里,无数前贤都曾经提出过类似的疑问。

如果人类的命运真的隐藏在这片星空里,星辰的位置永恒不变不移,命运自然无法改变,那么人活在世上究竟为什么还要奋斗和努力?

在人类的认识里,星空永远是那样的肃穆,那样的完美,就像天道命运一般,不容窥视,高高在上。

今夜,陈长生认识到肃穆并不代表着僵化,真正的完美并不是永远不变。

因为星辰是可以移动的,位置是可以改变的,自己的命星与别的星辰之间的距离以及角度自然也在改变。

如果说那些联系便是命运的痕迹,那么,岂不是说命运可以改变?

王之策在笔记最后力透纸背写了四个字:没有命运。

是的,根本没有确定的命运

轰的一声巨响,在陈长生的识海里炸开

他破解了困扰自己数年之久、最难以释怀的jīng神层面的苦恼。

他破解了自己的天书碑。

他从十七座天书碑里参悟到的jīng神力量,开始影响客观的实质

遥遥晚空,点点星光,息息相关

在他的识海里,那些碑文叠加形成的星图上,所有的点都亮了起来

几乎同时,天书陵上的夜空里,那些星辰仿佛也明亮了数分

而在更加遥远的星海深处,哪怕是从圣境强者的神识都无法感知到的近乎彼岸的地方,一颗红sè的星辰开始释放无穷的光辉

那是真正的星辉,是肉眼无法看到的星辉,与可以看到的星光一道,洒落在天书陵上

碑庐四周的人们很是吃惊,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下一刻,他们震撼无比地发现,陈长生从碑庐前消失了

如一道清风,如一缕星光,悄然无声,来去无碍。

陈长生从照晴碑前消失,下一刻,便来到了贯云碑前。

在贯云碑前,停留刹那,他的身影再次消失,又出现在折桂碑前。

紧接着,他出现在引江碑前、鸡语碑前、东亭碑前。

只是瞬间,他在前陵十七座天书碑前出现,然后消失,最后来到那座断碑之前

他依然闭着双眼,物我两忘,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今夜,天有异象。

夜空里的繁星,用肉眼观察,似乎没有变亮,但很多人知道那些星辰变亮了,稍晚些时间后,就连普通民众也都发现了这个令人惊奇的事实。

一颗星辰微微变亮,不容易被看到,但如果东南星域里千万颗星辰同时微微变亮,那会是怎样的画面?

星光照亮了天书陵,也照亮了整座京都。

深夜时分的街巷,仿佛回到了白昼。

甘露台离夜空最近,更是被照耀的纤毫毕现,铜台边缘那些夜明珠,被衬得有些黯淡。

圣后娘娘站在高台边缘,看着浩瀚的星空,神情有些意外,甚至有些凝重。

她没有想到以陈长生的性情,居然会再次坐回碑庐前解碑,她没有想到,陈长生居然真的能够像那个人当年一样,解开前陵的这些碑,引来无数星光,但直至此时,她依然不相信陈长生能够做到那人当年做到的事情。

因为今时已非往日,天书陵也已经不是那时的天书陵。

星空从窗外洒落桌上,被烛光照的微微发黄的奏折,变得白了数分,上面的字迹也变得清晰了数分。

莫雨微微挑眉,望着窗外,震惊想着,难道他真的看懂了那些天书碑?

南城苦雨巷里,有一处官衙,官衙门面很朴素,在人们的眼中却显得格外yīn森,因为这里是大周清吏司。

今夜,衙门里的yīn森意味被皎洁的星光驱散了数分。

周通走到院子里,伸手放下帽前的黑纱,遮住有些耀眼的星光,微微皱眉,有些不喜。

陈留王对天海胜雪说的不确,他根本没有在天书陵外等陈长生。

即便陈长生拿了大朝试的首榜首名,在他的眼中,依然是个不起眼的小人物。

然而此时,看着满天星光,他终于有了些不一样的想法。

或者说,这满天星光让他不得不开始正视那个少年了。

星光满人间,照亮屋宇与庭院,自然也照亮了北新桥的井。

井底的泥土前两日被重新挖开,一缕星光有些凄惨而倔强地透进了地底那片黑暗的世界里。

星光照亮了小姑娘眉心那粒红痣,却无法驱散她眉间的冷漠。

落落站在学宫殿顶的栏畔,忽然抬头望向穹顶。

这里的夜空里假的,星辰永恒不变,却没有生气。

她感觉到了一些什么,陈长生应该正在做很了不起的事情。

她对金玉律说道:“我要出去。”

金玉律沉默片刻后说道:“您帮不了他。”

“先生不需要我帮。”落落满是信心说道:“我要去国教学院等他,替他庆贺。”

星光照亮了天书陵,也照亮了京都。

离宫沐浴在圣洁的星光里。

数千名教士与各学院的学生来到广场和神道上,对着满天繁星拜祷不停,神情虔诚无比。

最深处的那座殿内。

教宗大人看着殿上漏下的星光照亮了盆中的青叶,苍老的脸上露出慈爱的笑容。

主教大人梅里砂,望着殿外如雪般的星光,感慨说道:“仿佛当年。”

教宗大人知道他说的是王之策当年悟道破境时的情形,那一夜,整座京都都亮了起来。

今夜,当年画面又重现。

这样的画面,已经有数百年没有出现过了。

梅里砂忽然微微皱眉,不解说道:“这是在聚星?”

教宗大人说道:“不,他还是通幽境。”

梅里砂问道:“那星空为何如此明亮?”

教宗大人想了想,有些犹豫说道:“或者,他是在用聚星的手段继续通幽?”

(这章里面有句是校长的歌词,章节名是晚会范儿,我很喜欢,因为特别灿烂,特别继往开来,特别符合陈长生,今天就一章,但大家如果看的开心,麻烦多投几张票吧,月票推荐票都是极好的。刚才更新前,在择天记的书页上看到了择天记在ll月7日开启内测的广告……哎,真的只有两天了,制作人紧张的要命,我脸皮这么厚居然也被他影响了,希望大家到时候玩的能开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