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赛车pk10

第二百三十章 众妙之门

钟会解碑成功后便无踪而去,只留下句先走一步以及站在山道上的陈长生。在人们眼中,陈长生此时的身影未免显得有些落寞,虽然他自己并没有这种感觉。人们看着他微嘲想到,天书陵的石碑果然是公平的,没有人能够永远幸

有人这样还不足够,还想在陈长生的伤口上撒把盐,碑庐前那名槐院书生望向他,冷笑说道:“师兄离开前那句话说的淡然,在我看来却是有些过于自谦,虽只是先走了一步,但这一步迈过去,相差何止千里?”

这句话是在嘲讽陈长生,却也带到了苟寒食,关飞白剑眉微挑,便要发作,不料还是没有抢过唐三十六。他看着那名槐院书生嘲弄说道:“说不得先走一步?他准备走去哪儿?去投胎吗?这么着急。”

那名槐院书生闻言大怒,纪晋的脸sè也瞬间yīn沉起来,手指微僵,险些扯掉一根胡须。

年光先生和其余几名碑侍从人群外走过来,看着唐三十六沉声喝道:“休得无礼若再如此,谁也护不住你。”

唐三十六看着他冷笑道:“昨天夜里便说过,打又不能打,你能拿我怎样?”

年光先生肃容道:“我等碑侍,有维持观碑秩序之责,如果你再胡闹,我自会传书学院,提请国教把你逐出天书陵去”

唐三十六像看白痴一样看着他,指着身旁的陈长生说道:“真是一群看碑看糊涂的老家伙,你知道他是谁吗?皇宫之上,万众之前,教宗大人牵过他的手早前京都无数人怀疑他是主教大人的私生子提请国教?离宫会听你的,我把脑袋割了给你”

年光先生闻言大怒,喝道:“离宫若真如此护短,我定要让学院去问个道理”

唐三十六亦怒,大声喝道:“你们学院?你该去问问那些主教,宗祀所每年三分之一的钱是谁给的你能在天书陵里混吃等死这么多年,全赖有我家供养你不依国教吩咐护着陈长生,不依宗祀所的利益护着我,却要替南人出头,还来吓我,这又是哪里来的道理”

年光先生气的浑身发抖,指着他想要训丨斥几句,最终却是怒拂双袖,就此离去。

碑庐四周一片安静,无论是今年入陵的新人,还是往年入陵的旧人,都怔怔地看着唐三十六,心想这到底是什么人啊。

因为钟会率先解碑,唐三十六的心情极为不好,看着众人喝道:“看什么看没见过这么有钱的人啊”

“汶水唐家……真的这么有钱吗?”

关飞白三人对视无言,他们都是苦寒出身,离山剑宗的修行岁月又极为清苦,即便七间是备受宠爱的关门弟子,自幼被掌门养大,也没有过锦衣玉食的生活,实在是很难想象世间真有这种人。在金钱方面,离山的少年们真的很没见识。

“说起来,唐棠这么有钱,而且气焰向来很嚣张,为什么却不是特别让人讨厌?”七间有些不解问道。

关飞白想起当初在离宫,青曜十三司和圣女峰的少女们看着唐三十六那般狂热,或者便是道理,只是当着小师弟的面却不便说。

此时,一名少年向他们走了过来,关飞白三人行礼见过,脸上露出笑容,明显与对方相熟,尤其是梁半湖,平日里非常木讷沉闷的他,居然主动迎上前去,还拍了拍那个少年的肩膀,显得很是亲热。

苟寒食向陈长生介绍道:“这是我三师弟,梁笑晓。”

陈长生这才知道这位少年原来便是神国七律里的第三律梁笑晓。梁笑晓在青云榜里一直排在第三位,直至今年临时换榜才被落落挤到了第四,而陈长生知道他的名字,则是因为此人是去年大朝试的首榜首名。想到先前此人站在人群里,根本没有人注意到他,他越发觉得纪晋和钟会昨夜说的有道理,在天书陵这种群英云集的地方,大朝试首榜首名,确实难言特殊。

梁笑晓与陈长生见礼,神情淡漠,似乎不怎么喜欢说话。

然后他望向苟寒食说道:“师兄,前两日我在东亭碑前入定,所以没有来得及找你们。”

苟寒食说道:“当然是观碑修行重要,既然来到天书陵,总有相见的时候。”

陈长生想起来,昨日苟寒食说过,会介绍某人给自己认识,现在想来,应该便是这名少年。

七间在旁听到东亭碑三字,吃惊说道:“东亭碑,那是第六座碑了,三师兄你真了不起。”

梁笑晓微微点头,虽然他的名字里有个笑字,脸上却是半点笑容也欠奉,竟似比关飞白还要冷傲几分。

苟寒食看着他微笑说道:“既然已经看到东亭碑,想必破境不是最近的事情。”

梁笑晓对苟寒食恭谨说道:“半年前通幽,然后再无进步,很是惭愧,所以没有传书回去。”

梁半湖在旁憨厚笑道:“可以了,可以了。”

苟寒食对陈长生说道:“三师弟和五师弟是同胞兄弟。”

唐三十六的目光在梁笑晓和梁半湖脸上来回数次,不解问道:“老五怎么生的比老三还要老些?”

梁笑晓闻言转头,冷冷看了他一眼。

唐三十六瞪了回去。

七间说道:“三师兄,他就是这样的人,别理他便是。”

梁笑晓真的不再理唐三十六,转过身去。

折袖看了七间一眼,眼神有些奇怪。

七间感应到他的目光,像被蝎子蛰了一般,赶紧躲到了梁半湖的身后。

苟寒食解释了两句,陈长生才知道,原来五律梁半湖是兄长,排名更高的梁笑晓反而是家中幼弟。然后他想起梁笑晓先前说半年前破境,这才明白原来此人竟已经通幽,如此说来,当他出天书陵后,就会离开青云榜,进入点金榜了?”

“麻烦转告落落殿下,青云榜第四,我是不会做的。”

梁笑晓看着陈长生神情漠然说道。然后不等陈长生有所反应,也不待唐三十六开口,他转身望向苟寒食正sè说道:“师兄,虽然我们与槐院都来自南方,但离山终究是离山,岂能落于人后?”

苟寒食说道:“我自有分数,你且静心观碑,只有一月时间便要出陵,当珍惜时光。”

梁笑晓不再多言。

正如他说的那样,虽然天书陵前那块石碑上的排行榜,早已被圣后娘娘派周通毁掉,但争强好胜或者说荣耀这种事情,根本没有可能从人心里被强行抹除,观碑悟道的快慢以及最终解读天书碑的数量,在人们的心里依然有个无形的榜单。

今年没有出现第一天便解开照晴碑的绝世天才,也没有人能够在第二天解碑成功,但钟会在第三天清晨便成功解碑,已经算是相当不错,此时那些往年进入天书陵的观碑者,已经知道陈长生和苟寒食的身份,知道他们便是今年大朝试的首名与第二名,而且陵外的议论早已传到此间,二人通读道藏的名声极响,自然极为引人注意,二人到此时还没有办法解开第一座天书碑,难免引来了一些议论。

“王之策后,敢称通读道藏的便是这二人了,没想到今日居然被一名槐院书生比了下去。”

“传闻每多不实,什么通读道藏,年幼通幽,此时看来,只怕有些言过其实了。”

观碑者们去各自的碑前参悟,梁笑晓也已离去,照晴碑碑庐前人群渐散,山林渐静。陈长生走到碑庐前,看着那座黑sè的石碑,沉默了很长时间,忽然问道:“他是怎么就消失不见了呢?难道天书碑的后面是个小世界?”

唐三十六等人看他观碑不语,以为他在想什么重要的事情,哪里想到竟是在思考这个问题,不由无语。

苟寒食说道:“据说天书碑是某个小世界的碎片,如今散落在真实的世界里,空间已然湮灭,这些碎片之间却能相通,也可以理解为,一座碑都是一扇门,但这扇门无法通往别的地方,只能通往别的门,也就是别的天书碑,而且碑与碑之间的顺序永恒不变。”

陈长生说道:“原来如此,难怪都说天书陵只有一条路,可是,天书碑怎么判断观碑者手里的钥匙是对的?”

道藏里没有记载如何从一座天书碑到下一座天书碑,那些曾经观碑悟道的前贤们在记录天书陵里的日子时,也没有提到过这些细节,因为在修道者看来,这些都是常识,根本没有必要讲述。

陈长生知道三千道藏里无数冷僻的知识,关于世界和修道的常识却有些欠缺,因为他是自学成才。

苟寒食说道:“天书不能解,天书碑本身就有很多神奇或者难以理解的地方,如何判断对碑文的解读是否正确,这一点永远不能由修道者自己判断,观碑者或是旁观者都不行,只能由天书碑自己判断。”

“自己判断?”陈长生不解,重复了一遍。

苟寒食说道:“观碑者与天书碑接触,若天书碑觉得你懂了,你便是真的懂了。”

陈长生想起道藏里那句关于天道的著名描述:玄之又玄,众妙之门。

天书碑如果是门,门后会有一个怎样的众妙世界呢?

见他在碑前若有所思的模样,唐三十六等人继续无语。

钟会已然解开了第一座天书碑,他感兴趣的却还是这些旁枝末节,难道他不着急吗?

“啊”陈长生忽然想起来了一件事情,说道:“我得赶紧回去。”

唐三十六吃惊问道:“什么事?”

陈长生有些着急,说道:“你急急把我拖了出来,我都忘了灶上还烧着水,这要烧于了可怎么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