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赛车pk10

第二百二十九章 第一个解碑者

在天书陵里观碑悟道,是修行者提升境界最快的途径,无数年来这一点早已得到了证明,然也不会有大朝试三甲在任官、入教之前先进天书陵的规矩。在这座青林覆盖的山陵里,观碑者破境是很常见的事情,破境入聚星都偶尔会发生,更不要说破境通幽。

按道理来说,钟会就算一夜破境,也不至于引起如此大的动静。然而除了像苏墨虞、叶小涟这样的新入陵的观碑者,就连那些天书陵里的旧人、甚至人群外那数名前辈碑侍的神情都很认真——钟会如果成功,便是今年新入陵者里第一个破境的人,也因为,虽然有别的原因,但他只看了天书陵的第一座碑,境界实力便能得到如此大提升,说明他的悟性天赋着实非常优异。

陈长生没有与纪晋对视太长时间,望向碑庐前盘膝而坐的钟会,看着缭绕在他身周的雾气,听着他身体里响起的越来越急的沸水声,心想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昨夜钟会还没有找到解碑的方法,更不要说看到破境的可能,为何一夜时间过去,便发生了这么大的变化?

“昨夜钟会在碑前坐了一夜,听闻……纪晋前辈也守了他一夜。”苏墨虞从林畔走到他和唐三十六的身边说道。

陈长生微微蹙眉,想起荀梅前辈笔记里提到过的一件往事。二十余年前,曾经有位出身天道院的碑侍,用了某种方法帮助一名入陵观碑的天道院学生成功破境。他望向纪晋苍白的脸,心想难道昨夜此人竟是不惜耗损极大真元与心神,强行传功给了钟会?

“我也想到那种可能,只是未免太浪费了些。”苟寒食走了过来,看着他的神情便知道在想些什么,说道:“纪晋前辈至少损耗了一半的真元,但钟会只能维持半日时间,时辰到后,那些真元便要散于天地。”

陈长生说道:“但有些感悟可以留下来,不同境界时,眼中的碑文自然不一样。”

苟寒食点头说道:“如果只是强求解碑的速度,这般做倒确实有些道理。”

碑庐前有些人注意到陈长生的到来,看着他与苟寒食交谈,神情微变。

在旁人眼中,他们这番讨论过于平静甚至冷静,根本没有着急的感觉。有人则开始替他们急了起来。唐三十六和折袖静静看着陈长生,关飞白三人静静看着苟寒食,都没有说话,表达的意思却非常清楚——你们两个人得抓紧些了

苏墨虞说道:“破境通幽后再成功解碑,如果钟会真做到了这一点,你们草屋七子难免会有些尴尬。”

陈长生怔了怔,不解问道:“什么草屋七子?”

苏墨虞看着他们七人说道:“你们七人在今年考生中最受人瞩目,入得天书陵后便一直住在草屋里,有人总觉得你们刻意与众人分开,有人觉得你们清傲难以接近,不知道谁开始这么叫,已经渐渐流传开了。”

唐三十六微傲说道:“让他们嫉妒去。”

关飞白面无表情说道:“不遭人嫉是庸才。”

二人对视一眼,忽然觉得不对劲,转过脸去,同声说道:“但我们可不是一路的。”

可笑的争执并没有改变碑庐四周的气氛,那些望向他们七人的目光依然情绪复杂。

陈长生清楚,纪晋用一夜时间,强行护持钟会破境,就是要让他比自己和苟寒食更快解碑。唐三十六昨夜引用的圣后娘娘的那些话,本质上没有任何意义。谁能成为今年考生当中第一个解碑的人,那就是最大的荣耀。

便在这时,碑庐前又有变化发生,纪晋轻掠来到钟会的声音,断喝一声令他醒来,将一颗药丸塞进他的嘴里,右手化掌而落拍在他的背上。

苟寒食神情微凛,说道:“槐院的济天丸?”

陈长生不知道济天丸是什么,但碑庐前的大多数人都知道,听到苟寒食的话后,不禁微微sè变,心想槐院居然将如此珍贵的灵药用来助钟会破境,可以看出槐院对这名少年书生如何重视,而纪晋想要陈长生等人受挫的渴望又是多么强烈。

钟会服下那颗药丸,又得纪晋以真元相助化药,不过瞬间,脸sè便变得通红一片,下一刻,脸sè又回复如常,弥漫在他身周的那团雾气也随之浓淡,然后如烟归山岫一般,缓缓地回到他的身体里

一道纯净至极的气息,在碑庐之间出现。

树梢上挂着的那盏油灯早已熄灭,此时忽然上下摇摆起来,不知何处来了一场清风,照晴碑四周的花草随之而偃

钟会睁开眼睛,站起身来,缓缓转身,望向碑庐四周的人群,只见他的目光幽静一片,比起平日里不知添了多少深意。

一名槐院书生大喜说道:“恭喜师兄破境”

旧年入天书陵观碑的人群里也响起议论声,有人说道:“槐院底蕴果然深厚,佩服佩服。”

钟会很平静,清俊的脸上没有任何狂喜的神情,也没有一丝骄容,他向着碑庐四周的人群揖手行礼,举止之间,意态从容。

有旧年观碑者赞道:“虽有外力,终是自己的境界,观首碑而体悟破境,确实不俗。”

“多谢师叔成全。”钟会转身对着纪晋长揖及地,诚挚说道。

纪晋苍白的脸sè上现出一丝潮红,轻捋短须不语,很是满意。

正如人群议论的那样,如果钟会不是自身天赋悟性极佳,那么就算他损耗真元,也无法做到眼下这幕。

碑庐四周忽然安静下来。

因为钟会望向了山道来处,陈长生和苟寒食正站在那里。

今年大朝试首榜三人里,陈长生居首,苟寒食次席,钟会则是排在第三。这个结果出来后,有知晓对战细节的人,为苟寒食而感到遗憾,更多人震撼于陈长生不可思议地实力提升,却很少有人会提到钟会,就算偶尔提起,也只会带着几抹嘲讽意味,说此人运气真是极好。

钟会在大朝试里的运气确实很好,在对战抽签中,除了最后败给落落那一场,竟是没有遇到任何强敌,至于像关飞白、梁半湖、七间、庄换羽这些实力境界不弱于他,甚至明显比他更强的折袖,或者败在了彼此的手中,或者被苟寒食和陈长生击败,不然他很难进入最后的三甲。

当然,人们认为他无法与陈长生和苟寒食相提并论,最重要的原因还是境界差异,陈长生和苟寒食都是通幽境,他只是坐照后境,就算一步通幽,依然还差着最重要、最遥远的那步距离,他理所当然只能被无视。

而今天,他终于成功通幽。

大朝试首榜三甲,至少在境界上已经平齐。

碑庐前的人们,看着他望向陈长生和苟寒食,知道他一定有话要说。

“大朝试后,天机阁的青云榜和点金榜都不会改榜。因为大朝试三甲的考生都会进入天书陵,在这座山陵里,会有无数造化,也会有无数挫折,有的考生在大朝试里名次极后,入得天书陵后,却能如龙一般直上青天,有的考生在大朝试里表现极好,入得天书陵后,却只能枯坐庐前,对着这些石碑长吁短叹,空耗时日却无半点增益,曾经的位次不再有任何意义,一切只看现在,所以天机阁会在人们离开天书陵之后,再做改榜。”

钟会看着陈长生与苟寒食说道:“入天书陵前,世人皆道我不如你二人,幸运的是,我终究觅到了自己的造化。昨夜你对我说,能不能解碑与我无关,我与你不熟,为何失望,我想说的是,如果你再不跟上来,出天书陵后,你或者连成为我对手的资格都没有,那真的会很让我失望。”

陈长生沉默不语,苟寒食平静如常。

唐三十六冷嘲说道:“不就是破境通幽,他们两个早就已经通幽,说的这般傲气,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你聚星成功了。”

这话确实极有道理,钟会即便破境通幽,也不过刚刚追上苟寒食与陈长生,哪有底气说出这样的话来。

钟会没有理唐三十六,最后看了陈长生一眼,说道:“说不得,我要先走了一步了。”

那两名槐院书生闻言,隐约猜到了些什么,兴奋不已,大声说道:“恭送师兄”

纪晋依然轻捋短须不语,脸上的笑容却是越来越盛。

即便是人群外围那几名碑侍,都点了点头,以示赞许。

说完这句话后,钟会便向碑庐里走去,直到来到碑前,伸出右手,落在了石碑表面的那些线条上。

一道清光出现,一阵清风徐来,梢头青叶簌簌作响。

钟会的身影消失不见。

见着这幕画面,今年才进入天书陵观碑的新人们忍不住惊呼连连。

以前便进入天书陵观碑的人则是对此视若无睹。

是的,天书碑被解开了。

今年入陵的大朝试考生里,第一个解读天书碑成功的人出现了。

不是苟寒食,也不是陈长生,是槐院钟会。

他此时应该已经站在了第二座碑庐的前面。

清风渐静,照晴碑前亦静,场间一片安静。

人们下意识里再次望向苟寒食和陈长生,尤其是望向陈长生的那些目光里,有着很多情绪。

正如唐三十六和关飞白先前说的那样,很多人都在嫉妒所谓的草屋七子,当然最被嫉妒的对象,还是以往曾经藉藉无名,却在大朝试里突发光彩、甚至可能以后会迎娶徐有容的陈长生,看着他,谁不会暗中酸涩不甘?

这些人以往对他有多嫉妒,多酸涩,此时望向他的目光里便有多解气,满是刻意的同情与怜悯。

(今天择天记游戏开始不删档抢先测试,大家有玩咩?领导玩的时候,我在旁边看了眼,正想说画面很是jīng致,招式很是帅气……以下省去若于广告语,然后就看到了一只叫做小黑的猫出场,顿时喷了,这时候继续写下章去,争取十二点半前能更新。另外,陈长生当然不可能做第一个解碑的人,事实上,已经有读者猜到了……默,我真是一个写不出新意的写手啊,但,我能写出很多趣意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