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赛车pk10

第一百八十九章 拾阶而上

“周园里有什么?宝藏?”

“应该会有当年被周独夫战胜的绝世强者的兵器或者功法秘笈,当然,最重要的是,他自己的传承也可能留在周园里。”

“进入周园后找到的东西都归自己?不用交给朝廷?”

“按功行赏是基本原则,当然,周园虽好,想要深入其中却是很危险的事情,更何况还会有那么多相同境界的对手。所以周园更重要的意义在于,这是对年轻修行者们最合适的试炼之地。”

“那些前辈强者难道不会进周园抢宝?”

“那些散人或者是那些老怪物们的亲传弟子会行险入园,但他们也要顾忌五位圣人的态度,想来不会做的太过分

很多年前,在洛阳传世一战中,周独夫战胜了大周太宗皇帝,太宗皇帝肯定输给了他些什么。在更早的时候,他在雪老城外,战胜了曾经号称最强的那位魔君,魔君手里那展无比强大的天罗被严重损伤,在百器榜上的位置不断跌落,最终只能用来在国教学院里掩盖一场刺杀。

从这一点便可以看出,周独夫对这个大陆的影响究竟有多大、多深远以及多具体,他这一生,不知道战胜过多少绝世强者,如果那些绝世强者的兵器或者功法,都在周园之中,那便是最大的宝藏。

更何况,正如金玉律所说,周独夫已经数百年不显踪迹,或者死了,或者破碎虚空,无论哪种情况,他的传承都有可能留在周园里。

大陆第一强者的传承……只想一想便令人心神摇晃,无法自安。

听完金玉律的讲述,陈长生三人终于对这件事情有了真切的感知,门房里变得更加安静,獠牙尖端上积着的油滴越来越大。

如此周园,谁不想进?

过去的很多年里,周园依时开启,震动大陆,却不是每次都能被发现它的具体位置,今年周园的位置终于再次被确认,那么这也就意味着,大周朝一定会派出很多人进入周园探索,试图寻找到那些真正的宝藏。

秋山君做的事情,只是找到了周园的大门,拿到了周园的钥匙,周园之外的那场大雾渐渐散去,里面的世界依然神秘。

但这个十年开启一次的小世界,对想要进入这个世界的修行者境界,有非常严苛、亦无难以理解如何运作的标准——只有通幽境才能在其间生存。

唐三十六和轩辕破下意识里望向陈长生。在大朝试的最后决战里,陈长生难以解释地成功通幽,那么,他自然有资格进入周园。

陈长生摇了摇头,他很肯定日后能进入周园的年轻修行者的数量,绝对要比现在多,因为明天就是天书陵悟道之期。

“明天把药与晶石都备好,争取能够在天书陵里悟道破境。”他看着唐三十六和轩辕破说道:“到时候我们一起进周园。”

金玉律说道:“殿下明日也会进天书陵。”

陈长生说道:“那就四个人一起去。”

其实陈长生并不是很关心周园的事情,因为那太遥远……其实以时间来算,那并不是太远,只是他的心思都在眼前,就在今夜。

今夜他要入宫去做自己必须做、并且必须做好的那件事情,只有这样,世间别的事物比如宝藏与传奇对他来说才有意义。

傍晚时分,暮sè正浓,一辆马车缓缓停在皇宫前。唐三十六率先跳下,接着是轩辕破让地面微微震动,然后陈长生从车里走了下来。

皇宫之前到处都是人。近处是各学院及宗派的年轻弟子,远处是看热闹的民众,京都人对热闹的追求向来不受天时与天气的影响。

看着国教学院三人尤其是陈长生,民众的议论声顿时大了起来,那些年轻考生们的神情也有些变动。

今夜,大朝试三榜共计四十二名学生,都将参加圣后娘娘在明堂举办的盛筵,歌舞畅饮以为庆贺,然后于宫中留宿,第二夜直接前往天书陵。

唯有拿到首榜首名的陈长生不能参加这场盛筵,而要独自在凌烟阁里静思一夜,因为这是规矩。

民众的议论和考生们的神情变化,便是来自于此。凌烟阁乃是神圣之阁,亦是森严禁地,大祭或国朝有大事时,陛下才会入阁,除此之外,便只有每年的大朝试首榜首名,能够在里面静思一夜,表面上看起来,这自然是难得的殊荣,但事实上,没有人认为这是好事。

凌烟阁里肯定没有寝具,静思一夜只怕要盘膝而坐,别说睡觉,便是想要小憩片刻都极困难,如此一夜折腾,清晨时必然极疲惫困倦,进入天书陵观碑悟道,肯定也会受到极大的影响。

没有人理解,为什么当年太宗皇帝会定下这个规矩,只能将之归结位那位雄主想要通过这种手段,加强每届大朝试首榜首名对国朝的忠诚。

只不过随着年月流逝,这种规矩已经变得只是个规矩,被很多人淡忘直至视若无睹,只有对陈长生来说,这个规矩不是规矩这般简单,而是最重要的事情,是他离开西宁、来到京都,进入国教学院,参加大朝试,经历这么多风雨,冒了那么多危险……的唯一原因。

在无数双目光相送下,他走进了昏暗幽冷的宫门。

在一名太监首领的指引下,向着重重深宫的最深处走去,经过含光殿,经过废园,那都是他曾经去过的地方,然后他看到了西面那堵高高的宫墙以及墙上攀着的青藤,知道那边便是国教学院和百草园。

越往皇宫深处去越是安静,甚至可以说冷清,先前偶尔还能看到的宫女太监再也看不到一人,远处明堂处的礼乐声也变得越来越淡渺,仿佛变成了别的世界的声音,直到最后完全消失,一片静寂。

那名太监首领不知何时悄然离去。

只剩下陈长生一个人和一座楼。

那座高楼孤伶伶在前,不可能认错,这就是凌烟阁。

不需要指引,他也不会迷路,因为通往凌烟阁的路只有一条。

凌烟阁很高,那条路很直,由无数道石阶组成。

夜sè已然笼罩京都,繁星重临人间。

星光洒落在石阶上,为其镀上了一层淡淡的光晖,由下往上看,石阶仿佛没有尽头,直似要通往夜空的最高处。

陈长生未作犹豫,顺着石阶,向夜空里的凌烟阁走去。他的脚步很稳定,却不慢,落在身侧的双手微握成拳,代表着他的紧张与期待。

一阵夜风袭来,他的衣衫飘起,猎猎作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