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赛车pk10

第一百八十二章 院门重修

陈长生拿到大朝试的首榜首名,让东御神将府开始准备家宴,却让很多家里的宴席消失,就算还保留也降了规制,因为很多人都输了钱。

根据事后的统计,与大朝试相关的赌局,四大坊一共开出了三百多场,其中投注数额最大的一百多场,基本上都是与大朝试的排名有关,因为陈长生的出现,也因为天海胜雪退赛等意外状况的发生,冷门迭出,很少有人能够在今年的赌局里获胜。

按道理来说,赌客输了,庄家也该赢便是,然而今年四大坊也没有从大朝试里挣得什么银钱,因为就在大朝试开始之前的那几个夜晚,连续有几笔数目极大的资金,砸在了国教学院和陈长生的身上。

第一笔自然是国教学院那几个家伙自己的行为,陈长生基于大朝试便是人生最后一搏的态度,直接把全部身家都押在了自己的身上,轩辕破没什么钱,也把积攒下来的十七两银子随之投了进来,真正让这笔钱数目变大的是唐三十六和落落两个人,他们虽然只拿了身边的银钱投了进去,但身家豪富,就那些银钱的数目便已经不小,更何况那时赔率还极高。

第二笔押陈长生的银子,来自教枢处,出面的是辛教士,代表的却是那位苍老而令人心生畏意的主教大人,这笔银子数量很大,听闻除了主教大人之外,教枢处很多教士为了表示自己的忠诚,也往里面扔了不少。

第三笔银子的数量更大,甚至可以说有些惊人,这笔银子来自汶水。

四大坊因为这三笔押中冷门的银子,赔的非常凄惨,尤其是第三笔银子,直接让四大坊里资本稍弱的天香坊感到了极大的压力。

能主持这等赌局,四大坊自然极有背景,虽说赌局生意做的就是信誉,但如果真到了生死存亡的那一刻,说不得也要赖赖帐,至少拖延一段时间。

但这一次他们不敢做任何手脚,连请人说情的勇气都没有,因为他们再有背景,也不敢得罪有落落殿下的国教学院,不敢得罪敢和教宗大人对着于的教枢处,他们更不敢得罪第三笔银子的主人。

那笔银子来自汶水,自然是唐家出的。

汶水只有一个唐家,大陆也只有一个唐家,世间只有那个唐家才有钱到可以随便拿出这么大一笔钱去买陈长生胜只为哄自家少爷开心……

任何事情到极致处都会变得非常可怕,像汶水唐家这种太过有钱的家族,那就不是普通的可怕,而是非常可怕。

只不过唐家老太爷大概也没有想到,纯粹是为了给自己的乖孙在京都涨涨声势,同时对那些京都人翻翻白眼,竟有了笔不小的收获,甚至可以说,今年大朝试的最大赢家,除了陈长生和国教学院,就是唐家。

再过些天便是春明节,教枢处的节礼相必会非常丰厚,那些教士府上的宴席一定会加不少菜,国教学院里的有钱人会变得更有钱,唯一没钱的轩辕破大概也不需要担心没钱,而大陆著名的赌坊天香坊,在随后的一段时间内清盘,卖给了一家经营珠宝生意的南商。

这些都是大朝试带来的影响。

当然,这些影响只在表面,真正的影响还潜伏在水底,等待着发挥威力的时刻到来,或者大朝试正式放榜的时候,会显现出一二。

陈长生不知道这些事情,不知道自己的钱已经翻了数倍,足够自己在京都再舒服地活上十年,当然,首先他要能再活上十年。

唐三十六也不知道这些事情,或者说不关心,他下注的银钱数量在外人看来已经算是极大,实际上只是他数月的零花,这种程度的赌局实在很难让他一直记在心上,至于汶水那边做了些什么,他更是完全不清楚。

马车回到国教学院。

无数民众也随之来到百花巷深处,场面一片热闹,不时听到有人在喊恭喜陈榜首之类的话,又有很多惊奇的议论

那些议论声不是针对陈长生,而是针对此时的国教学院院门。

陈长生等人走下马车,看着院门,有些怔然,心想这是怎么了?

去年那场落着秋雨的清晨里,天海家一匹血统优良的战马,倒在水泊里奄奄一息,不停喷着血沫,国教学院的院门被撞的残破不堪,如同废墟。

从那天开始,国教学院的院门便一直保持着这个模样,没有修理,就连最基本的清理工作都没有作,越发荒败,如果不是金玉律每天抱着茶壶,躺在竹椅上,谁都看不出来,这里原来竟有一座院门。

这是主教大人看重的国教学院与以教宗大人为首的国教新派势力的较量,也是忠于陈氏皇族的旧人们与天海家之间的较量,这种较量的层次很高,最终落于地面,却是一场带着孩子气的争斗。

大概是因为国教学院里的三个少年都还很小,而且他们没有把这件事情想的太复杂,他们只知道院门是被天海家撞破的,那么就该你们修。

天海家自然不会修,那代表着认输与低头。国教学院也没有修,就让这座破烂的院门杵在全京都人的眼前,直至让破院门变成了京都著名的新风景——争的便是这口气,自然谁都不会先咽下去。

然而此时,原本破烂的院门处围着十余名穿着朝廷常服的匠师,还有很多名贵的梁木与看着便知不凡的玉石材料被堆放在门侧的空地上,看情形竟似有人准备修院门,难怪民众们议论纷纷,很是吃惊。

负责主持修理院门工作的那位老管事,没有与陈长生等人朝面,而是按照吩咐,对围观的民众大声说着自己这些人要做些什么。

天海家要替国教学院修院门?

还是一座白玉院门

难道天海家真的认输了?这怎么可能?

在无数民众的目光相送下,陈长生等人走进了国教学院,金玉律如以往那般,在门房里烧火煮茶,然后端了把竹躺椅,在院门前靠好,对那些正在紧张地进行测量工作的匠师们说了声不要打扰自己,便开始享受夜sè。

池塘边的榕树下,草坪才被初春染绿了一点点,陈长生三人向藏书馆方向走去,轩辕破问晚上吃什么,虽说盐肉好吃,会不会太咸?唐三十六说这是什么日子,还管得那么多,这些天我嘴都快淡出只鸟来了。说话音,林里扑棱朴棱飞数一群野鸟,向百草园方向飞去。

藏书馆的灯被点亮了,有些昏黄,非常温暖,国教学院一如往常,有些单调,非常平静,哪怕刚刚大朝试结束,他们遇到了那么多事,做成了那么多事,无论是这座学院还是三个少年,都没有什么变化。

陈长生望向唐三十六,说出回到国教学院后的第一句话:“折袖到哪里去了?汶水剑你有没有拣回来?”

“你不问我还险些忘了,你和苟寒食这场是怎么打的?怎么把我的剑给弄飞到了那么远的地方?不要老盯着我的腰看好吗?这么清楚,就是没有……辛教士说落到一处禁制里了,过两天给我送回来。”

唐三十六说到这里,皱了皱眉头,说道:“折袖伤好了些就爬了起来,不顾我和落落殿下的劝说,直接离开了学宫,我不知道他去了哪里,不过……按他的性格,肯定会来找你,只是不知道何时。”

他接着望向陈长生问道:“你和苟寒食究竟是怎么打的?你真的通幽了?就算通幽了,你也没道理能赢啊话说,你真的通幽了?”

一句话里问了两遍通幽。

唐三十六盯着陈长生,眼睛亮的像是星星一样,通幽这件事情对他来说,要比陈长生拿了大朝试首榜首名,更令他震撼和羡慕。

不止是他,但凡在青云榜前列的那些少年天才,最想做的事情,便是尽早而且平安地迈过那道门槛。

陈长生想说自己也没弄明白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忽听着藏书馆外的院门方向传来响声,不由神情微异。

轩辕破推门而出,去看情况,过了会儿时间回到藏书馆,摸着脑袋,有些不解说道:“他们开始修门了。”

“这么着急?”唐三十六挑眉说道:“天海家那家伙究竟想做什么?”

被这么一打岔,陈长生也忘了要说些什么,想着在学宫里,天海胜雪对上落落时主动认输,觉得这件事情应该有自己不知道的原因。

窗外忽然落下一场雨。

淅淅沥沥的初春寒雨,落在窗户上,没有声音,只有湿意。

陈长生想起今日洗尘楼落的那数场秋雨,更加沉默。

那些秋雨,是教宗大人的手段。

只是,教宗大人为什么会救自己?不要说自己只是个小人物,就算不是,教宗大人当年亲手覆灭国教学院,为何现在却要为国教学院出手?

他的心情变得有些复杂,因为发现事情越来越复杂。

大朝试结束的晚,回到国教学院晚,轩辕破做的晚饭难免有些简单,就着三片糖渍的盐肉,吃了三碗茶水泡饭,陈长生便觉得饱了,然后便觉得困意与倦意难以抑止地占据全副身躯,再难安坐。

“早些歇了吧。”他起身说道。

唐三十六对今夜的伙食极不满意,一面吃着一面不停地叨咕着什么,见他准备离开,更加不满意,说道:“就这样?”

陈长生有些不解,问道:“不然要怎样?”

“拜托你今天刚拿到大朝试的首榜首名把所有看不起你的人的脸都抽了个痛快,能不能表现的不要这么平静

唐三十六喊道:“不是提前就说好了,今夜咱们吃些不如何养生的食物,然后再大醉一场?如果要舞伎,我喊一声便给你凑十几个班子”

陈长生有些为难。他明白在这样的时候,确实应该做些事情庆贺一番,如此才算正常人,只是刚刚吃了三片糖渍盐肉,对他来说已经是极大的让步,大醉这种事情,实在是还没有办法接受。

他看了看窗外,只见寒雪渐散,星辰渐显,天时已晚,回头望向唐三十六说道:“后天,不,应该是明天,陪你……喝两杯?”

那是大朝试正式放榜的日子。

(今天就窝在酒店里,没去啥景点,居然这时候就写出来了,这感觉真是有些陌生啊……今天感觉不像前几天那么累了,呆会儿吃完饭后,看要不要去市区逛逛,大家明天见,提前祝大家节日快乐,旅游开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