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赛车pk10

第一百六十四章 倒山

陈长生这时候衣衫破烂,胸前有伤,看着要多惨有多惨,如果被唐三十六看着,绝对会嘲笑他被人打的像条狗似的,然而就是在这样的情况下,他居然要庄换羽认输——看他的神情,不是在说笑话。

他的态度很认真,语气很诚挚,所以庄换羽很生气,觉得这是极大的轻蔑与侮辱。

陈长生没有嘲弄他的意图,只是在做冷静的判断。

不管是因为那场秋雨,还是身体强度提升的缘故,既然燃烧星辉没有把他烧死,那么这便意味着那片雪原可以为他源源不绝提供真元,事实上,他现在的真元前所未有的充沛——与庄换羽之间最大的差距,现在不复存在,他凭什么不能自信?

“他凭什么这么自信?”二楼窗畔,摘星学院院长皱着眉头问道。

就算陈长生离奇地进行了二次初照,但京都所有大人物现在都知道,他确定命星,开始引星光洗髓,至今日尚不足一年时间,而庄换羽已经修行了十余年,他凭什么认为自己的真元层级已经追上了对方?

陈长生用事实向所有人证明,他的自信是有道理的,虽然说不清道理在何处。

庄换羽盯着他,插在青石板里的临光剑微微颤抖,数百道剑影再次生成,四面八方向他袭了过去,洗尘楼里仿佛再次生起一场风雨。

陈长生右手握着短剑,位置却稍稍上移,虎口移到了鞘沿之前,等若用手掌把剑柄与剑鞘同时握住,自然无法抽剑。

他没有抽剑,也没有闪避,也没有用身体硬抗,而是连鞘带剑,横打而出。

楼内响起虎虎的声音,自然生风。

数道强横的剑风,与四面八方袭来的临光剑影相接,发出数声闷响,然后那些剑影纷纷碎裂散去。

以真元战真元,不相上下,以剑破剑影,自然轻松。

二楼窗畔的大人物们神情微变,终于确认陈长生的修为境界与先前已经截然不同,无论是真元的jīng纯程度还是数量,他至少已经不弱于庄换羽。

莫雨袖中握着的双手已经散开,她抚着窗棂,依然面无表情,心情却不像表现的这般轻松。

她不愿意让人看出自己并不想让陈长生出事,此时也不需要担心陈长生不敌庄换羽,但陈长生的表现,以及他没有道理的真元暴发,让她想起了很多天前那个夜晚,那夜她与圣后娘娘在甘露台上观星。

那夜,圣后娘娘感知到了有人在京都里定命星,那颗星辰极为遥远,那个人的神识极为宁静强大。

那个人……就是陈长生吗?

大人物们在二楼窗畔想着事情,楼下场间的战斗已然激烈起来。

陈长生连剑带鞘,凭着真元强硬地破掉那些风雨般的剑影,身形微虚,下一刻便来到了庄换羽的身前。

十余丈的距离,转瞬即逝,他没有借用钟山风雨剑的剑势,而是用的耶识步。

庄换羽此时已经完全冷静下来,陈长生轻易地破掉他的剑影,让他有些意外,却不能让他再次走神,他的脸上更没有任何惧意,只见他伸出右手,临光剑颤抖加剧,锃的一声从地面飞起,落回掌间

擦擦擦擦,十数声连绵不绝的剑声响起。

临光剑在他的手中仿佛活了过来,锋利的剑刃嗤嗤破空,向着陈长生的身体刺去。

被那场秋雨冲洗过的地面,残留着些许湿漉的黄沙,那些黄沙被庄换羽的剑带起,变成数十道极细的沙线。

那些沙线便是剑法,是可以看见的剑的走向。

陈长生可以凭借真元破掉那些剑影,但要挡住这些闪电般的剑招,则需要更jīng妙的剑招。

楼上观战的人们神情变得极其专注,他们都见过或者听说过陈长生在青藤宴上与苟寒食对招的故事,知道这个不起眼的国教少年和通读道藏的苟寒食一样,知晓无数山门宗派的剑法,不由有些好奇他会如何应对。

数十道细细的沙线,从各种角度向着陈长生的身体袭去。

沙线之后,是寒冷的剑锋。

陈长生依然没有拔剑。

他的手掌握着鞘沿与剑柄,想拔剑亦不能。

他握着短剑,就这样打了下去。

打的异常于脆利落,简洁有力。

根本不像是剑法,也看不出有任何jīng妙之处,就像是妇人在河边洗衣服,拿着木槌不停地敲击着石头。

看似是平常无奇的一击,然而当他举起短剑打落下去的时候,楼上窗边至少有三位大人物惊呼出声

“倒山棍”

是的,陈长生用的不是剑法,而是棍法。

他自幼通读道藏,博览众书,进入国教学院后也是日夜读书不辍,与藏书馆里的修行书籍比较对照,前十四年读的那些道藏尽数转换为修行需要的知识,论起对世间各宗派山门学院修行法门的认识,除了苟寒食再没有人能比他更强。

他修行也极勤勉,短短半年时间,他便掌握了很多剑法与别的修行法门,在青藤宴上,他指导落落和唐三十六战胜了关飞白和七间,凭的便是这个本事,然而很多人却忘了,他对那些剑法和修行法门的掌握,更多是纸面上的掌握

他知道汶水三式应该如何使,连山七剑的顺序与角度,这不代表他就能施出汶水三式,随意一挥便是连山七剑,更不要提他当时洗髓尚未成功,不能修行,便是想要练剑都没有那种可能性。

他再如何勤奋刻苦,哪怕天赋再如何了得,也不可能在短短数月时间内,掌握那么多种法门。

想要在剑道上有所成就,至少需要下十数年苦功。

无论是秋山君,还是在青藤宴上证明自己至少会用百余套剑法的关飞白,都是如此。

别的人会忘记这件事情,陈长生自己不会忘记,他很清楚,自己不可能在剑法上胜过庄换羽或者离山剑宗四子里的任何一人,就算他能想出克制对方剑招的招式,也没有办法在如此紧张激烈的战斗过程里使出来。

不同阶段的修行者,需要不同程度的战斗方式。他现在需要一种相对更简单、更有效的战斗方法,他没有想到哪门剑法可以克制天道院的道剑,而又是现在的自己能够熟练掌握的,所以他把握着剑的右手下移,同时握住鞘沿着剑柄。

这个握剑的手式便表明,他没有想过抽剑。

如此一握,短剑便变成了短棍。

他用的是棍法。

倒山棍。

三声惊呼几乎同时在二楼响起。

发出惊呼的是那两名圣堂大主教以及宗祀所主教。

因为他们识得这种棍法,因为他们已经很多年没有看到这种棍法。

倒山棍,是国教学院的棍法,相传创立之初,是国教学院监院用来处罚违纪学生的刑棍。

国教学院已经衰败了十余年,这种棍法自然也已经十余年没有在大陆上再次出现。

那两位圣堂大主教是国教新派的大人物,与代表旧派势力的国教学院天然对立,然而即便是他们,隔了十余年时间,忽然再次看到在国教内部赫赫有名的倒山棍,依然忍不住惊叹出声,情绪瞬间变得极为复杂。

薛醒川和徐世绩,也是曾经见过国教学院当年风光的人物,只比三位主教稍迟些,也认出了陈长生所用的棍法,神情微变。

倒山棍是国教学院的刑棍,走的就是粗暴直接的路数,简单明了,目的便是要把学生打倒,打痛。这种棍法看上去没有什么道理可言,但实际上隐藏着很多道理,就像国教学院的院规一样,你根本没有办法避开,只能承受。

庄换羽的神情凝重无比,手里的剑却没有慢上分毫。

陈长生的短剑打落之势太过直接,直接到似乎谈不上什么招数。

看起来,他手里的剑完全有足够的余地抢先刺中陈长生的身体,但陈长生手里的短剑却给他一种感觉,如果他这样做,那么下一刻无论陈长生受多重的伤,他的剑依然会连鞘而落,打在他的身上。

抢攻,似乎没有意义,避?似乎避不开了,那便只能硬挡。

庄换羽真元源源不绝而出,剑锋破空而起,迎向了陈长生的剑。

倒山棍对上临光剑,仿佛是国教学院对上了天道院。

新生的国教学院,想要重新获得在国教内部的地位,似乎总要过这一关。

两把剑在空中相遇,然后分开,然后再次相遇。无论陈长生的剑落的如何不讲道理,都会被庄换羽的剑挡住。无论庄换羽的剑招如何jīng妙,却没办法破开陈长生的剑。在极短的时间里,两把剑相遇十余次。

洗尘楼内响起震耳欲聋的撞击声。

十余个白sè的气团,在他们二人的身周不停生成,然后瞬间炸开。

那些气团,便是两把剑相遇时震荡出来的气息。

啪啪啪啪啪

两道身影骤分。

庄换羽闷哼一声,面sè微白,握着剑的右手微微颤抖。

他没有能够完全封住陈长生的剑。

最后那一刻,陈长剑的剑连鞘落下,打在了他的手腕上。

如果不是当时庄换羽剑意直指,正在斜刺之际,只让陈长生的鞘尖擦到,或者他的腕骨已然碎裂。

正面对战,以剑对剑,最后竟是自己落了下风。

庄换羽根本无法接受这个事实,脸sè变得有些苍白。

下一刻,他把剑鞘扔到地上,再次上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