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赛车pk10

第一百六十章 简单一剑

折袖究竟要什么,这是陈长生现在最想知道的事情——经过认真回想,他确认没有看错,进入学宫的时候,折袖确实回头看了落落一眼。正是因为那一眼,让他觉得这个狼族少年非常危险。谁能想到,唐三十六提着一只烧鸡过去,便把对方收买成了国教学院的帮手。

这听起来确实太过荒谬,但真的发生了。

落落也在看着折袖,情绪有些复杂。

对绝大多数年轻修行者们来说,大朝试可以说是生命中最重要的事情,但对某些人来说,大朝试只是一个机会,一个用来换取他们真正想要的东西的机会,换句话说,看似神圣庄严的大朝试其实就是一场拍卖会。

天海胜雪退赛,折袖答应了国教学院的交易,都是因为这个原因。那么陈长生呢?她很清楚他对名声没有任何追求,那么他为什么一定要拿大朝试的首榜首名?她曾经问过他,唐三十六也问过,但他始终没有给出过答案。

对战加赛进行的波澜不惊,唐三十六轻松地战胜了自己的对手,轩辕破的签运不错,没有遇着青云榜上的强者,也很顺利地获得了胜利,与之前的文试成绩综合考虑,轩辕破能不能进三甲还不确定,唐三十六自然没什么问题。

接下来的八强战依然是抽签,只不过现在人数已经不多,所以直接分成了上下两区,一次抽剑便决定了稍后所有对战的顺序。

抽签的结果是落落对上了那名槐院少年钟会,苟寒食的对手是那位圣女峰的少女,折袖的对手是摘星学院那名考生,陈长生的对手则是庄换羽——四场对战里有两场内战,离山剑宗与圣女峰分属同门,折袖是以摘星学院考生的名义参赛。

这并不符合唐三十六的设计。

在他看来,最好的抽签结果应该是折袖对苟寒食、落落殿下对庄换羽,下半区则是钟会对那摘星学院的考生,陈长生对上圣女峰那名少女。这样苟寒食就算战胜折袖,接着还要与落落殿下硬拼,连续两场硬仗,苟寒食再强也得腿软。而陈长生皮糙肉厚,相对而言,赢圣女峰那名少女的可能性最大,如果他接下来能越过钟会这一关,说不定还真能拿个首榜首名。

而现在,苟寒食只需要胜了折袖那一场,便能进最后的决战——很明显,那位圣女峰的少女不可能是他的对手。当然,这样的抽签结果也有好处,那就是陈长生只需要战胜庄换羽,便能进入决赛,因为落落应该能战胜钟会,而当下一轮面对陈长生的时候,她肯定会弃权。

最先开始的,是陈长生对庄换羽这场对战。

今天大朝试,庄换羽像天海胜雪一样沉默低调,只不过天海胜雪的沉默低调是因为他早就已经做好了退赛的准备,庄换羽的沉默低调却是为了走的更远些,而且他在前面几轮里没有遇到需要他展露锋芒的对手。

庄换羽在大陆年轻一代强者里名声极响,在青云榜上排名十一,是京都青藤诸院排名最高的那个人,是天道院的骄傲——除了前三之外,青云榜前半段的这些人的实力都相差极小,他肯定是陈长生在对战里遇到的真正意义上的最强对手。

洗尘楼里很安静。

庄换羽看着陈长生面无表情说道:“你今天的运气不错。”

从对战第一轮到现在,陈长生遇到的最强大的对手便是霍光以及上轮那位来自霜城的青云榜排名二十余位的青年,听起来已经够强,然而今天参加大朝试的强者不知凡几,他没有遇到离山剑宗的人,也没有遇到折袖等人,从概率上来说,确实运气不错。

“你的运气也很好。”陈长生看着他说道。

这也是实话,对战开始至今,庄换羽连同等级别的对手都没有遇到过,如果要说签运,无论陈长生还是谁都无法与他相提并论。这已经不再是运气的问题,而肯定是国教内部有人在抽签的环节做了手脚。

天道院作为国教下辖学院的领袖,无论茅秋雨和庄副院长如何想,国教都必然会推出一个代表性的学生出来,尤其是最近大半年国教学院隐隐已经有了复兴的征兆,国教自然不会允许天道院的风采被完全抢走。

“两个运气都很好的人相遇,我想,应该不能继续依靠运气了。”庄换羽看着他说道。

不能再依靠运气,自然只能依靠实力。

这时候,主持对战的离宫教士在楼上问道:“准备好了吗?”

庄换羽点了点头。

陈长生却摇了摇头,然后他做了一件所有人都意想不到的事情。

他走回洗尘楼檐下,把脚下那双崭新的皮鞭脱了下来,然后放到了石阶下,摆放的非常整齐,就像是去别人家作客一般。

二楼那间幽暗的房间里,响起几声轻噫。莫雨的秀眉微微挑起,脸上没有什么表情,眼睛深处却有一抹极淡的笑意。陈留王一直暗中注意着她的表情,尤其是每次陈长生出场的时候,此时见她有此反应,不禁更感疑惑。

陈长生赤着脚重新走回场间,脚掌的边缘带上了些许黄沙。

他抬起右手,握住腰畔短剑的剑柄。

随着这个动作,洗尘楼内变得更加安静,二楼那个房间里的大人物们没有说话,目光却变得明亮起来,神情微显凝重。

先前战胜那名霜城青年强者的时候,陈长生依然没有拔剑,靠的是诡异难测的耶识步,最终凭借的是速度与力量,但看起来,这一场他已经做好了拔剑的准备,看来,面对庄换羽这种级别的强敌,他不能再有任何保留。

依然没有人相信他能战胜庄换羽,虽然他在前几场的对战里,展现出了难以想象的力量与速度,更有那套奇诡的耶识步,但他洗髓成功的时间太短,真元数量与真正的强者比较起来太少,完全看不到胜机在何处。

最根本的问题在于,庄换羽真的很强。

“穿鞋的怕光脚的吗?”

庄换羽的视线落在陈长生沾着沙粒的赤脚上,沉默片刻后说道:“或者你不清楚,当初在乡下的时候,我也很少有机会穿鞋,更不要说新鞋了。”

陈长生没有说话,但他很清楚庄换羽想说什么。

庄换羽是庄副院长的儿子,但在乡间守着病母,熬了很多年才艰难出头,成为如今天道院的骄傲。

即便现在,他的脚上穿的也是一双普通的布鞋。

陈长生只是有些不理解,为什么他看着自己时的眼神也是那般冷漠,隐有敌意,他想不明白自己什么时候得罪过此人。

庄换羽是国教新派重点培养的将来,与国教学院敌对是理所当然的事情,至于他与唐三十六之间的旧怨,其实和关飞白对唐三十六的态度一样,大概都是贫寒出身的穷小子对不珍惜生活的富家公子哥的天然厌憎,那么他为什么不喜欢自己?

“开始吧?”庄换羽问道。

他的语气很寻常,就像平时在天道院修课时,对同窗们发问,可以开始上课了吧?

陈长生的回应也很寻常,点了点头。

庄换羽平举剑鞘,左手执鞘,右手执柄,静静看着他,说道:“请。”

陈长生右手握着腰畔短剑的剑柄,左手平伸向前,应道:“请。”

这场对战就这样寻常的开始了。

然而一开始就极不寻常。

锃的一声响,庄换羽抽剑出鞘,看似随意地向身前的空中挥出。

只是看似随意,实际上这一剑极为专注,剑锋割裂空气,留下一道笔直的线条,与地面绝对平行,没有任何偏差

不是所有的剑,都能斩出如此平直的线。

庄换羽的剑,斩出一条直线。

十余丈外,却生出了一道弧线。

那是一道微圆的弧光,非常明亮。

这道明亮的弧光,并没有出现在空中,也没有出现在沙地上,而是出现在陈长生的眼睛里。

陈长生的眼睛很透亮,眼瞳很黑,不似夜sè深沉的那种黑,而是更于净的一种黑。

一抹微弧的剑光,出现在他的黑瞳里,非常清晰。

那是因为,庄换羽手中的剑,在空中挥出的那道直线,瞬间破空而至,无视十余丈的距离,来到了他的身前。

这道剑光距离他的眼睛,只有三尺不到。

那道剑光来的太快,以至于两端有些迟滞,起剑时平直的线条,来到陈长生身前后,竟变成了一条弧线

这是一道完美的弧线,无论陈长生如何应,都很难将其击破,因为弧线最为坚固,同时,他也很难防御,因为无论他击中这道剑弧的哪一处,这道剑弧线条其余的部分,便会依循着高速,变成一个圆圈,将他的身体包裹进来。

这场战斗很寻常的开始,开始的极不寻常。

庄换羽一出手便是天道院威力最大的剑招,临光剑。

二楼房间里响起微不可闻的赞叹声。

很简单的一剑,却能看出庄换羽的修为非常不简单。

即便放在整个大朝试里来看,他的这一剑,也可以排进前三。

陈长生如何破这一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