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赛车pk10

第一百五十八章 天煞孤星

学宫是教宗大人的青叶世界。这个世界里也应该有日夜,在大朝试的时候却看不到日夜,考生们只能凭借感觉来猜测真实的世界现在是什么时辰。他们不知道现在外面已经是深夜,但疲惫与困倦还是如期袭来。

大朝试对战第五轮之前首先是加赛,从第三十三名到第六十四名,除了天海胜雪和重伤无法继续参赛的数名考生,其余的二十余名考生还要为自己大朝试的最终名次做最后的努力,不过在这之前是一段休息时间。

离宫教士们向考生们分发食物清水以及丹药,国教学院有落落安排,自然更加丰盛,四人坐在林畔,一面吃着饭菜,一面低声讨论着稍后的对战,唐三十六和轩辕破的加赛没什么好说的,主要是在为陈长生分析对手。

苟寒食表现的风清云淡,给人一种强大到无法战胜的感觉。除了他,狼族少年折袖毫无疑问是最危险的对手,虽然他先后与关飞白和七间激战两场,损耗极大,还受了些不轻的伤,依然不可轻视。

陈长生想要拿大朝试的首榜首名,这两个人便是他必须要越过的两座高峰

想到这里,唐三十六对这件事情忽然没了兴趣,因为怎么看,陈长生都不可能打赢这两个人。

他望向溪畔,忽然说道:“你们不觉得离山那四个人和我们四个人很像吗

离山剑宗四人在溪畔吃饭闲聊,气氛似乎不错。

在离人群很远的地方,折袖也在吃饭。

他吃饭的时候很沉默,动作很缓慢,显得特别认真,仿佛离宫提供的普通食物是世间最美味的佳肴。

唐三十六看着那处,微嘲说道:“我还以为这个狼崽子不会吃饭。”

轩辕破不解,说道:“怎么能不吃饭呢?”

唐三十六说道:“我以为他只吃冰雪,嚼肉于,或者喝鲜血什么的。”

陈长生说道:“那是怪物。”

唐三十六很认真地问道:“难道你们不觉得他就是个怪物?”

轩辕破想了想,摇头说道:“我觉得还好。”

唐三十六懒得理他,转头问道:“陈长生,你打不过他吧?”

陈长生想了想,说道:“也许吧。”

唐三十六望向远处的折袖,忽然说道:“我忽然有种冲动。”

陈长生好奇问道:“什么冲动?”

唐三十六说道:“和这个狼崽子交朋友的冲动。”

陈长生盯着他看了很长时间,确认他是认真的,不由很是吃惊,想了想后说道:“你看他像是个需要朋友的人?”

大朝试开始前,离宫外人山人海,折袖一人看朝阳,进了昭文殿,他直接离开了文试现场,一人走过那片林海,掠过那道青江,站在山上的亭子里,背对着所有考生,孤单地像是没有妈妈一样,这样的人会需要朋友?

“你们难道不觉得他很孤?”唐三十六看着陈长生三人问道。

他这里说的是孤,不是孤单也不是孤独,只是孤伶伶的一个字,于是显得越发孤。

陈长生怔了怔,说道:“谁都看得出来,所以我不认为他需要朋友。”

唐三十六摇了摇手指,说道:“我与你的看法完全相反,我认为像他这样孤的人,最需要的就是朋友。”

轩辕破在旁好奇问道:“你想和折袖做朋友?”

“不行吗?”唐三十六反问道。

陈长生的视线落在人群外围,看着那名低头沉默进食的狼族少年,沉默片刻后说道:“我以为你不喜欢他这样的人。”

唐三十六的视线随他而去,也落在折袖身上,说道:“是的,模仿孤独,冒充绝望这种事情,我以前经常做……你们知道的,我很厌憎那样的自己,自然也不会喜欢这样的他。”

陈长生收回视线,望向他问道:“那你还要坚持和他做朋友?”

唐三十六说道:“如果他成了我们的朋友,还好意思对你和落落殿下太狠

轩辕破忍不住叹道:“部落里的长辈们说的没错,人类…果然都是坏人

“不是人类。”陈长生纠正道:“是一个叫唐棠的人类。”

唐三十六懒得与他争辩,站起身来,拍拍屁股上的草屑,说道:“试试总没错,他总不能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把我给杀了。”

落落一直没有说话,直到此时才轻声说道:“先生说的没错,孤单的人不见得需要朋友,至少……斡夫折袖不会是这样的人。”

陈长生看了她一眼,没有说什么。

唐三十六从席上拣起还没有怎么吃的半只烧鸡,又拿了两张油纸胡乱包了包,便向人群外围走了过去。

国教学院数人的谈话,没有引起人们的注意,但他这时候忽然离开林畔,而且看方向,应该是要去斡夫折袖处,顿时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考生们很是吃惊,不知道他要做什么,青曜十三司和圣女峰的少女们脸上更是流露出担忧的神情。

在这些少女们看来,无论唐三十六说话再如何刻薄,行事再如何嚣张,始终都是飘然出尘的世子公子,而折袖再如何沉默,替人类与妖族立下多少功勋,始终都是个双手沾满鲜血的冷血怪物,此时见他向折袖走去,自然难免担心

这个看脸的世界,确实不怎么公平。

正在溪畔吃饭闲聊的离山剑宗四人也有些吃惊。关飞白看着唐三十六神情微异问道:“这个家伙又准备发什么疯?”

青藤宴上,唐三十六对离山骂的太狠,他对此人殊无好感。七间望向人群外围那名狼族少年,鼻翼微微掀动,呼吸变粗,显得很是生气。苟寒食有些不解,心想先前小师弟与折袖那一战里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竟让他如此生气?

洗尘楼前石坪面积极大,有林木幽然,亦有小溪淙淙,折袖坐着的地方,则什么都没有,只有一块平滑的岩石。

唐三十六走到那块岩石前,看着以那种怪异姿式跪在、或者说蹲在地面的折袖,忽然间有些犹豫。

折袖没有理他,沉默地进食。

唐三十六沉默看着他,过了段时间后,忽然说道:“如果别的人注意到你进食时的细节,一定会认为你很可怕。”

折袖饮了口离宫提供的果汁,然后抬起头来,望向他。

从大朝试开始到现在,唐三十六是第一个主动与他交谈的人。

唐三十六看着他说道:“你进食的速度很慢,很不大气,更像个闺房里的小姐,你咀嚼的时候很认真,嚼米饭时十二下,嚼牛肉时则是三十下……这并不有趣,只能证明你太自律,换句话说,你对待自己非常严苛。”

折袖静静看着他,眼睛里没有任何情绪,但也没有低头继续进食,结束这场单方面的对话。

“或者是因为雪原上的食物太少,或者是因为那里缺医少药,更没有青曜十三司的女教士随时替你治疗伤势,所以你活的很辛苦,你珍惜能够获得的所有食物,却绝对不会暴食暴饮,以避免身体出现问题,在那种鬼地方,或者普通的胃疼,都能让人生不如死。”

唐三十六说道:“但我不会觉得这样的你很可怕,因为我见过和你很像的人,那个家伙也很注意生活里的所有细节,我时常在想,像你们这样的人、像你们这样怕死的人,真的很应该互相认识一下。”

他说的自然是陈长生。

折袖顺着他的手指望向林畔,沉默片刻后继续低头进食,不再理他。

唐三十六把纸包搁到他身前解开,问道:“你需要朋友吗?”

油纸包里是半只烧鸡,半只烧鸡只有一只鸡腿,先前已经被陈长生夹给了落落,有些残缺,而且搁了段时间,烧鸡有些冷了,鸡油凝在油糊糊的鸡皮表面,看像真的不是太好,最关键的问题在于,烧鸡真不是什么健康的食物。

然而不知道为什么,在看到这只烧鸡后,折袖居然开口说话了。

大朝试开始以来,他只说过两句话,而且绝大多数人都没有听到,没有人知道他的声音是什么样的。直到此时,唐三十六才知道他的声音并不沙哑难听,与传说中的狼嚎没有任何相似之处。

折袖的声音很清冷,语速很缓慢,字与字的间隔有些长,就像是刚学会说话的孩童,又或者是忽然能够说话的哑巴。

他看着唐三十六面无表情,缓慢至极说道:“我命犯天煞孤星,注定孤独终生,所以,我没有朋友。”

天上有无数颗星星,或者有颗星辰远离星海,在极容易被忽略的角落里,孤单至极。

或者那颗星真的名为天煞。

或者折袖点亮的命星,真的就是那颗天煞孤星。

但不管这些是不是真的,他言语里的冷漠意味非常清楚,他不需要朋友,他要拒所有人于千里之外。

如果是一般人,或者在此时便会知难而退。

但唐棠不是一般人,他是个话痨。

在和陈长生结识,尤其是正式进入国教学院之后,他这个隐藏属性得到了充分地释放。

“没有朋友,不代表不需要朋友,你看我怎么样?”

他看着折袖情真意切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