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赛车pk10

第一百五十七章 就到这里吧

因为与徐有容的婚约,青藤宴后,陈长生很自然地成为了京都的焦点,主教大人替他作出的那份宣告,就像是火上浇油,无数人在打听关于他的一切,他的年龄藉贯、与东御神将府的恩怨以及他的实力境界都不再是秘密,所以人们很震惊,很想知道这些天他的身上究竟发生了什么,让他的实力突飞猛进,竟能在大朝试对战里连胜四轮,进入到最后的名单里。

轩辕破看着陈长生,张大着嘴,就像看到了一个怪物,唐三十六盯着他的眼睛,问道:“你究竟吃什么了?我们天天在国教学院里一起吃饭,难道你偷偷开了小灶?还是说你在百草园里偷了些好东西,没告诉我俩?”

洗尘楼内那间安静的房间里,大人物们也在讨论着陈长生今日的表现。

“难道他刚才用的是完整版的耶识步?”有人看着徐世绩问道。

如果费典或者说金玉律这样的老人在场,经历过与魔族那场大战的他们,可以很清楚地辩认出陈长生先前那种变幻莫测的身法究竟是什么,此时房间里的人则只有薛醒川和徐世绩这两名上过北方战场的人可能知道。

徐世绩神情漠然,说道:“我在前线没有遇到过耶识族人。”

根据情报,这数百年来雪老城里的耶识族人大部分都被那位神秘的黑袍大人征召进了情报机构,很少出现。

薛醒川的部队曾经捉到过两名耶识族的间谍,春天时那名试图暗杀落落殿下的耶识族人现在也被关押在禁军的大狱里,他想着先前陈长生的步法,摇头说道:“不是完整版的耶识步,但已经有了几分意思。”

人们明白了他的意思,完整版耶识步的几分意思,在大朝试这种年轻人层级的战斗里,足以发挥很重要的作用,薛醒川想了想,又道:“速度与身法做到了极致,加上签运不错,能进前八,也可以理解,但我不认为他还能继续前进了。”

大朝试对战的八强已经产生,有像苟寒食和庄换羽、钟会、折袖这样早已声名远播的年轻强者,也有些令人意外的人选,比如圣女峰一位不显山不露水的少女,还有一名连教枢处都没有给予太多关注的摘星学院的学生。

最出乎意料的,还是陈长生。

直到现在,他还没有被淘汰,已经超出了所有人的想象,显得没有任何道理。

“这太没道理了怎么可能他凭什么还没被淘汰”

大朝试对战最后八强的名单,被送到了学宫外,写到了昭文殿的光镜外,也传到了离宫外的人群里。

此时天sè已然将暮,夕阳微暖的光线,照耀在那些石柱上,也照在看热闹的京都民众以及自外地赶来的游客身上。

此时离宫外至少围着数千人,声音很是嘈杂,那些摊贩们呦喝的声音早就已经变得非常沙哑,然而此时人们都在说着同一件事情,抒发着相同的情绪,那件事情是陈长生连胜四场,那种情绪是震惊不解以及愤怒。

京都民众不喜欢陈长生,但和南方来的那些考生相比,他们也不会更讨厌陈长生,之所以对陈长生连胜四场震惊之余还如此愤怒,纯粹是因为陈长生的表现让他们输了很多钱,甚至有些人已经输红了双眼。

是的,除了首榜首名,关于大朝试还有很多种赌法,参加大朝试的考生们每轮都有胜利者,也会有失败者,同样,每轮过后,都会有很多民众变成胜利者或者失败者,因为陈长生的关系,今年绝大多数民众都是失败者。

大朝试每轮对战,外界开出的赔率都不相同,以方便民众临时下注,每轮里陈长生的赔率都极高,到现在,他的赔率依然最高——他今天让某些人狂喜,让更多人亏钱,但始终没有人相信他还能继续赢下去。

天海胜雪在离宫南面一座茶楼里,静静看着离宫前人头攒动的景象,忽然说道:“如果四大坊还愿意接,五千金押陈长生最终胜。”

站在他身旁的老管事怔住了,有些犹豫说道:“少爷,他不可能还赢吧?

天海胜雪说道:“第一轮的时候,所有人都认为他不能赢,结果他赢了。第二轮依然没有人认为他能赢,然后他还是赢了,第三轮如此,第四轮同样,大朝试之前,谁想到他能进入前八?既然如此,我为什么不能押他?”

那位老管事连声称是。

天海胜雪忽然想起一件事情,说道:“如果他最后真拿了首榜首名,把赢的钱拿去把国教学院的门修好。”

老管事心想国教学院的院门不就是少爷您砸破的?而且国教学院一直没有修院门,全京都的人都知道这是什么意思,您替国教学院修门,岂不是等于认输?他很是吃惊,但想着少爷行事必有深意,不敢多言,只是对细节有些疑惑

“如果……我是说如果陈长生真的赢了,那会是一大笔钱,就算替国教学院修院门,也花不了这么多钱。”

天海胜雪望着暮sè下的离宫,淡然说道:“如果他真的能赢,我便送他一座白玉院门又何妨?”

老管事愈发不解,心想就算陈长生拿了首榜首名,但那少年是国教学院的招牌,是国教旧派势力用来挑战娘娘的符号人物,无论如何,天海家也不可能把他收到门下,您如此行事,究竟为的哪般?

天海胜雪没有解释,拿着茶杯喝了口,忽然觉得有些淡而无味。

秋山君没有来,莫雨依然在前,大朝试对他来说确实意义不大,但就此放弃,他的心情难免还是会有些复杂。

东御神将府,安静的花厅里,徐夫人看着身前的中年妇人,眉头微蹙问道:“花婆婆,你没有听错?他真的进了前八?”

花婆婆低声说道:“应该不会错,四大坊把下一轮的赔率已经挂了出来,上面确实有陈家少爷的名字。”

徐夫人震惊无语,觉得好生头痛,如果那个小子真拿了大朝试首榜首名,那该如何办?

她看着花厅里的椅子和空无一物的茶几,想起去年初春的时候,第一次看到陈长生时的画面。

那个少年道士有些拘谨,很于净。

他没有喝一口茶。

徐夫人忽然心头微动,想到某种可能。

东厢房里,刚刚收到消息的霜儿,也吃惊无比。

她想起了当初在后园里第一次见到陈长生时的画面。

她无法想象,那个拘谨的、乡下来的少年道士,那个不能修行的废物,居然进了大朝试对战的八强,按照传闻中青藤宴上的表现,他的文试成绩定然是极好的,这岂不是说,他现在只差一步便能进大朝试首榜?

是的,只要陈长生能够在对战里再胜一轮,进入前四,加上他文试成绩,便极有可能进入首榜。

问题在于,他还能继续前进吗?还是说,就到这里了?

皇宫深处有座并不大的偏殿,非常冷清,仿佛冷宫一般,

黑羊盯着石阶畔的树上结着的青果,犹豫了很长时间,要不要吃,它记得很清楚,上次在百草园里,那个少年喂自己的果子味道不错,只是它现在无法确认,那是果子本身的味道,还是因为果皮上有他的味道。

宁婆婆从它身边悄无声息走过,低声说道:“胜雪少爷弃权了。”

圣后娘娘拈着一块香木,香木边缘正在燃烧,缕缕香烟之上悬着颗丹药。

她的手指缓缓拈动香木,香木燃烧生出的烟轻转,催动着那颗丹药缓缓旋转。

听到这句话,她手指微顿,于是那颗丹药也静止悬停在了空中。

她神情微异,片刻后明白过来,感慨说道:“天海家的子弟,终究还是有出息的。”

这是好事情,也不是好事情。

天海家的子弟越有出息,她便越无法完全放手,那么大周朝便无法摆脱那个大问题。

但她终究还是有些欣慰。

宁婆婆犹豫片刻后继续说道:“国教学院的陈长生,进了前八。”

圣后娘娘的眉缓缓挑起。

宁婆婆有些紧张,她很喜欢陈长生那孩子,很担心娘娘不高兴。

圣后娘娘没有说什么。

下一刻,她出现在漆黑的地底。

她轻轻拂袖,穹顶数千颗夜明珠便亮了起来。

偏寒的白sè光线,落在满是冰霜的地面上,照亮了所有画面。

一名黑衣雪面的小姑娘,虚弱地俯卧着。

圣后娘娘轻弹手指,那颗丹药落到了那名小姑娘的身前。

“陈长生还没有被淘汰,你的血还算是有些用处。”

那名黑衣小姑娘,艰难地抬起头来,盯着圣后娘娘,毫无畏惧,只有厌烦,说道:“这又是什么鬼药?”

圣后娘娘神情平静说道:“益母草膏。”

黑衣小姑娘知道像圣后这样可怕的人类,如果想整治自己,有无数方法,断不会在一颗药上做手脚,毫不犹豫把药咽了下去。

“陈长生他能拿首榜首名吗?”她看着圣后娘娘,有些好奇问道

“就到这里吧。”圣后娘娘淡然说道。

下一刻,她来到了北新桥那口废井旁,背着双手,看着夜空里的繁星,沉默了很长时间,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今天就到这里啦,想起一休了,又想起来了……大家明天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