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赛车pk10

第一百五十六章 两名少年的连胜

暴雨骤停,清光重临,洗尘楼下的满地黄沙,被雨水冲出道道沟壑,看上去就像是西北临海处那片著名的高原。

那名槐院书生倒在墙角,长衫被雨水与血水打湿。

落落收鞭,静静站在原地,仿佛没有出手一般,贵气自显,霸气无双。

“殿下……今年才十四岁吧?”

摘星学院院长站在窗边,看着楼下这幕画面,感慨说道:“这也太夸张了

确实很夸张,不是说落落在这场对战里表现出来的手段有多么jīng妙,相反,她的出手毫不jīng妙,直接便是一场狂风暴雨,凭借绝对强大的实力直接碾压对手,简单至极,所谓王图霸业风雨中,便是如此。

如果落落遇到境界最高的对手,比如像苟寒食这样已经通幽的人,自然不能如此霸道地压制,但在同境界的修行者里,无论是真元数量还是jīng纯程度,以及狂暴地输出能力方面的绝对优势,都让她近乎无敌。

白帝一氏的血脉天赋果然霸道到了极点——楼上观战的大人物们震撼无语,心想天机阁的点评确实没有错,年轻一代里,除了徐有容和秋山君能够与落落殿下相提并论,再没有谁的血脉天赋有资格与殿下做比较了。

大朝试对战至此,终于开始渐渐进入高潮,好戏连接上演。

落落击败那名槐院书生之后,紧接着便是狼族少年折袖与关飞白之间的战斗。这场战斗吸引了所有人的视线,陈长生也不例外。他甚至比别的考生更加关注——天海胜雪已经退赛,令他感到警惕不安、可能对落落造成威胁带来伤害的人便只剩下折袖一人。

洗尘楼的门再次关闭,对战开始。

折袖与关飞白的这场战斗从一开始便进入了最激烈的阶段,洗尘楼的隔音阵法瞬间告破,楼外的考生们还没有来得及做好心理准备,便听到了一声比一声响亮的声音,有些神识稍弱的考生,脸sè瞬间变白,竟是险些被那些声音震伤识海。

那些响亮的声音不是拍打的声音,也不是撞击声,带着某种凌厉的意味,应该是剑锋切割开空气的声音。

南方使团在京都停留日久,离山剑宗四人又很受关注,现在,很多人都知道七间用的是传闻里的离山戒律堂法剑,关飞白用的却是一把很普通的、只值五两银子的剑,此时听到那些凄厉的剑声,楼外的人们很是震撼。能够用一把只值五两银子的普通长剑,便能发出如此明亮的剑啸,关飞白的真元何其雄浑更令人们感到震撼的还是狼族少年折袖,没有兵器的他是在用什么方法对抗那把恐怖的剑?

剑啸之声愈发凄厉,学宫世界里的天地生出感应,碧空之上的云层开始缓慢移动,不停变幻着形状,一时如山崖嶙峋,一时如浊浪拍岸,其间剑意纵横,肃杀至极,然而那些云朵的形状始终无法持久,仿佛原野间有风在啸,又似是狼群在咆哮。

洗尘楼外一片死寂,很多考生被看到的画面与听到的声音震撼的脸sè苍白,他们无法想象,如果此时是自己在楼间,无论面对那些纵横入云的剑势还是那般恐怖凄厉的风啸,除了即刻认输投降,还能做些什么。

陈长生脸上的神情也越来越凝重。

在青藤宴上,关飞白曾经和落落试过剑招,虽然当时没有动用真元,但他看得清楚,此人天赋极高,修行极苦,在剑之一道上的水准非常出sè,传闻里说他在神国七律里,剑道水准仅次于秋山君,很有道理然而很明显,他始终没有办法压制住现在的对手。

那个叫折袖的狼族少年究竟强成了什么样子?

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剑啸之声渐渐消失,也不再有风啸,随之而起的是一声吱呀。

洗尘楼的门开了。

折袖从楼里走了出来,脸sè微微苍白,神情依旧漠然如前,冰冷的眼眸里没有任何情绪,看着根本不像人类。

他走下石阶,速度有些慢,每次抬膝似乎都会有些问题。

人们这才注意到,他的左膝处隐隐有抹血渍。

片刻后,一道血水顺着他的裤管流到了脚踝处。

他没有穿鞋,始终赤着足,所以这道血水看得非常清楚。

随后,关飞白也走出了洗尘楼,他的身姿依然挺拔,洗的微微发白的衣衫上没有裂口,更看不到血痕,竟似是没有受伤。

人们看着他向溪边走去,有些吃惊,心想难道关飞白就这样简单的胜了?

折袖走到人群外围的草地上,坐下开始调息,闭上眼睛,不理四周传来的议论声。

他的坐姿有些奇怪,不是盘膝而坐,而是坐在自己的脚踝上,看上去更像是蹲。

这时候关飞白走到了溪畔,他看着苟寒食,准备说些什么。

苟寒食摇头,示意他不要说话,抬起右手,指出如风,闪电般在他胸口连点三下,输进一道真气。

关飞白脸sè微微变红,然后变白,如是重复三次,然后噗的一声,喷出一口鲜血。

这口血洒落在溪畔的数株野草上,嗤啦声响里,那几株野草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枯萎,然后断落。

一片哗然,考生们这才知道,原来他竟是受了如此重的伤,只不过一直忍到此时,伤势才暴发出来。

他喷出的那口鲜血里没有毒,只是残留着折袖凌厉的真元劲意。如果不是苟寒食及时出手,那道劲意在关飞白体内隐藏下去,只怕会严重影响到他的修行。饶是如此,此时他也是脸sè苍白,憔悴至极,仿佛生了一场大病。

想着那名狼族少年下手如此yīn毒,梁半湖望了过去,目光微寒,七间更是气的小脸涨红。

关飞白擦掉唇角的血水,说道:“技不如人,怪不得人。”

苟寒食拍了拍他的肩,以示安慰与赞赏。

这时,那名离宫教士出现在石阶上,宣布道:“摘星学院,张听涛胜。”

至此,对战第三轮结束。

洗尘楼外一片安静,没有人喝彩,连议论声都没有。

因为人们已经预见到,对战将会变得越来越激烈,自然也会越来越血腥残酷。

就在这种略显压抑与不安的气氛里,大朝试对战的十六强产生,紧接着举行的便是第四轮对战。

令所有人都想不到的是,折袖马上再次登场,而他的对手,是离山剑宗的另一位少年强者七间。

连接遇到两名强敌,而且两场对战之间,没有什么休息的时间,虽然说这是抽签的结果,终究有些不公平,如果换作普通的考生,或者会请求考官再给自己一些调息的时间,但折袖依然没有说话,神情漠然走进了洗尘楼。

楼内很安静,战斗已止,折袖看着身前满地黄沙,仿佛回到了夏时的故乡,过了鹿鸣坡后有条江,那里种着大豆和高粱,可以不用狩猎,也能填饱肚子,只是高粱烤的再如何焦香,终究不如肉香。

我是一匹来自北方的狼。

狼行千里吃肉,这是天经地义的事情。

虽然你还是个小孩子,但既然是对手,当然要毫不留情,为何你如此生气

他看着对面,漠然的脸上第一次有情绪显现,那种情绪很难形容,非常怪异。

七间站在对面,黑发在战斗中散开,披在肩上,显得更加瘦弱。

慈涧寺的叶小涟,国教学院的轩辕破,还有他,是参加今年大朝试年龄最小的三个人。

他的脸蛋很稚嫩,此时满是愤怒。

折袖很不理解七间的愤怒,想着先前自己近身战时用的那几招虽然有些yīn险,但……战斗便是生死,yīn险些又算什么?难道你离山剑宗的长辈没有教过你如何战斗?先前你师兄表现的可要比你潇洒多了。

先前他用了那几记yīn险的招数后,七间不知为何勃然大怒,再不像从前那般谨慎,真元暴发,连着数十记剑招狂飙而出,像个疯子一般与折袖缠斗在一起,如果不是折袖在生死间行走多年,还真的险些被他生生拿剑劈死了。

如果让苟寒食知道小师弟有这样的表现,他一定会非常欣慰。

即便是折袖这样的怪物,想起先前七间如火暴发一般的剑招狂飙,也有些余悸。

愤怒有时候确实是种力量。

遗憾的是,愤怒这种力量很难持久,七间那轮剑招狂飙没有把折袖砍死,折袖还是获得了最终的胜利。

走出洗尘楼,七间走到苟寒食的身前,嘴唇微瘪,眼圈微红,显得极为委屈。

“出什么事了?”苟寒食微微挑眉,很明显他第一次动了真怒。

七间擦掉眼泪,说道:“没什么,师兄,你要帮我报仇。”

苟寒食看了一眼远处的折袖,说道:“好。”

狼族少年折袖连胜两场,连续淘汰了神国七律里的两人,这震惊了很多人

但真正令所有人震惊的事情是陈长生又赢了。

前三轮陈长生的对手当中,第一轮和第三轮都太弱,第二轮他遇到了槐院霍光,霍光虽然强,但毕竟没有进入青云榜,很多人并不能准确地判断出陈长生的水准,而这一轮,他的对手是来自霜城的一名青年高手。

这名霜城青年高手,在青云榜上高居二十余位。

就在所有人以为陈长生参加大朝试的故事将会就此结束的时候,他再一次震惊全场,战胜了自己的对手。

人们难以理解,他究竟是怎么胜的。

(太饿,先吃点再写,下章会晚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