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赛车pk10

第一百一十二章 青云榜上有新人(上)

走下石阶,来到神道上,除了南方使团所在的客院安静无声,别的学院门外已是人声鼎沸,道旁秋林里到处都是人影,还有很多人站到了神道上,离宫附院、青曜十三司以及宗祀所,都有老师出现,甚至还有离宫正殿的教士也赶了过来看热闹——之所以如此热闹,自然是因为唐三十六清晨去清贤殿前,留在场间的那句话。

那名带着陈长生等人从清贤殿出来的教士在离宫里的地位不低,他看着神道嘈乱的景象,皱眉不悦,沉声喝斥了数句,便有学院的老师赶紧出来维持秩序,把那些试图在神道上拦截陈长生等人的学生驱到道旁。

陈长生三人在神道上前行,数百甚至更多的年轻学生站在道旁的秋林里看着他们,和清晨时的画面很像,只不过现在,年轻学生们的眼光更多的是不屑与轻蔑,不知道是哪间学院里有人喊道:“唐棠,有胆你别走啊”

这句话是对唐三十六清晨那句话的还击,引来了一片哄笑声。以唐三十六的性格,必然是不肯再走,只是那位教士冷冷地看了他两眼,他也不想给国教学院惹太多麻烦,有些恼火说道:“我就不喜欢被人叫唐棠。”

见到唐三十六都忍气吞声了,年轻学生们更是情绪高昂,他们很清楚那名满脸冰霜sè的教士大人处事何等严苛,没有人敢站到神道上来,却不肯在言语上放过打击国教学院的机会。

“陈长生,除了仗着落落殿下撑腰,你还有别的本事吗?”

“是不是没有落落殿下的安排,你刚才连那些石阶都不敢下?”

“也不见得,他还可以把婚书拿出来当护身符。”

“是啊,徐有容的未婚夫……啧啧,谁敢得罪?”

神道两侧的秋林里不时响起酸言酸语、风言风语,满是讥诮与嘲弄,哪有不敢得罪的意思,直到开始有人起哄,他是个吃软饭的。

唐三十六的脸sè越来越难看,陈长生微低着头,继续前行,却像是没有听到,双手也在袖中,看不到是何形状——和那场秋雨里国教学院被围攻一样,他很清楚这些敌意从何而来,不是因为清晨的言语冲突,与那名始终没有再出现的圣女峰小师妹也没有关系,只是因为她。

那个叫徐有容的她。

然而这件事情,偏偏还怪不得她,与她没有任何关系。

那么他似乎只好沉默地承受着。

忽然间,那些嘲笑声像潮水一般退去。陈长生抬起头来,发现神道上站着一位文静贵气的年轻学生——在教士的喝斥声里,在老师们的压力下,神道上一个人都没有,宽直冷清,这学生却来到了神道之上。

离宫附院的苏墨虞。

苏墨虞先向那名教士行礼,然后向陈长生揖手,陈长生回礼。他在离宫附院的地位特殊,与庄换羽在天道院的地位相仿,即便是这位握着实权的教士也要给些颜面,所以教士只是皱了皱眉,没有训丨斥。

“他们的言辞很是无礼,我代表离宫附院向你道歉。”苏墨虞说道。

陈长生说道:“不必。”

苏墨虞没有让开道路的意思,依然站在神道上。

唐三十六微微挑眉,说道:“这就是要打的意思?”

苏墨虞摇头,对那名落落派来的教士又行一礼,说道:“霍神官在此,我们这些做学生的,难道还真的敢放肆?”

那名姓霍的教士神情微和,没有说话。

“不打又不让路,你什么意思?”唐三十六的眼睛眯了起来。

苏墨虞没有理他,看着陈长生说道:“我有些话想对你说。”

陈长生说道:“请讲。”

“你有没有想过,大家为何对你如此无礼?”苏墨虞问道。

陈长生没有回答,因为这个答案非常清晰。

“大家说的话虽然难听,有嫉妒的成分,很无礼,但……不代表无理。因为你现在拥有的,怎么看都不应该是你能拥有的。”

苏墨虞静静看着他,说道:“因为,你不够强。”

此言一出,唐三十六和轩辕破神情微变,即便是道旁那些离宫附院或宗祀所的老师,也流露出不赞同的神情。

“是的,在青藤宴上,你与苟寒食对而论道,看似助国教学院胜了离山剑宗……但我不这样认为,我只是觉得你运气好,拥有了很多强大的同伴。落落殿下拥有白帝一氏的血脉天赋,本身便是奇才,而你能结识她,除了运气没有别的任何解释,唐棠同样也是青云榜上的少年天才,如果他不是太过恃才自傲,与天道院决裂,又怎么会进国教学院?”

陈长生沉默不语。

“什么叫强?自己强,还要带着同伴一起强,这才是真正的强,这次大朝试,我不奢望自己能进首榜,可我希望离宫附院上榜的人数,能够超过天道院和摘星,成为青藤六院之首。但至少,我不会拖累离宫附院,而你呢?大朝试的时候,如果你落场考试,还能像青藤宴那样投机取巧吗?博览群书又如何?见识不逊于苟寒食又如何?如果苟寒食不是已然通幽,又凭什么排在神国七律的第二位,便是连秋山君对他也尊敬有加?”

苏墨虞看着他神情严肃说道:“只读书篇不识用,这样的人在乡塾里能够找到很多,你以为你可以帮助同伴,不,是他们在帮助你,没有他们,你只是个百无一用的书生,你只会成为国教学院的负累。”

唐三十六嘲讽说道:“听起来你似乎比我们更关心国教学院的成绩。”

“当然。”

苏墨虞微微仰头,毫不掩饰自己的情绪,“我是一个很旧派的人,我像离宫和诸院里很多旧派的人一样,对国教学院辉煌的过往无限向往、无限追忆,我们都盼望着能够看到国教学院的复兴。所以我才会专门说这番话,我希望你能更努力一下,希望大朝试的时候你至少能够洗髓成功,就算还是国教学院的负累,但可以不用太难看。”

说完这句话,他便让开了道路。

陈长生很少看到这样认真严肃甚至有些木讷的人,感觉很憋闷,很无奈,忽然间想到自己,又开始同情唐三十六他们。

唐三十六并不认为苏墨虞和陈长生是一类人,虽然都看似木讷,有自己一整套观念并且坚持,但陈长生很少把自己的观点强加给别人。

他知道陈长生的情绪有些低沉,看着苏墨虞便更不爽,心想你凭什么就能居高临下指点国教学院的未来?

他嘲笑说道:“胡扯这些,有意思吗?”

苏墨虞神情傲然说道:“什么时候你在青云榜上的排名超过我,你再来告诉我,我今日说的是错的。”

唐三十六整理青衫,傲然说道:“那便战一场。”

苏墨虞神情木讷说道:“我不和你打。”

唐三十六怔住,问道:“你不和我打,我怎么超过你?”

苏墨虞说道:“我答应过院长,大朝试之前守心养气,绝不出手。”

唐三十六大怒,说道:“这也太不要脸了吧?”

离宫附院的学生听着这话,纷纷出言喝斥,苏墨虞却是神情不变,颇有些宠辱不惊的感觉,说道:“大朝试上便会相见,你急什么?”

唐三十六怒道:“那岂不是青云榜换榜之前,我就没法抽你脸?”

苏墨虞平静说道:“你可以这样以为。”

唐三十六快要憋闷疯了,决定不理会那位姓霍的教士,也不去理会道畔那些老师,手落在剑柄上,便要去砍苏墨虞两剑。

陈长生伸手按在他的手臂上,摇了摇头。

他看的清楚,苏墨虞这名离宫副院的天才少年,并不是喜欢羞辱对手,只是天生性格就是有些别扭,太过守规矩,或者说守旧,尊重权威,对青云榜之类的榜单看的极重,却又极守承诺,不要说此时神道两侧有很多离宫长辈不可能让唐三十六动手,就算唐三十六真的拿起剑砍过去,以苏墨虞此人的性格,说不定会就站在那里任他砍。

而且他这时候的情绪也有些总是,唐三十六就算把苏墨虞砍成一朵花,或者说出一朵花来,也没办法解决苏墨虞说的那个总是。

不能修行是他的硬伤,所以他说话便不够硬气,所以才会被人指着鼻子骂吃软饭,他现在只有想办法解决洗髓的问题,才能够纠正世人对自己的偏见或者说成见,他才能在大朝试上证明自己。

当然,在证明自己之上,他参加大朝试还有更重要的原因,而那同样也要求他必须解决洗髓的问题,苏墨虞今日只是把这个问题挑明了而已。

场间还有个人也很不爽。轩辕破看着苏墨虞,憋半天憋了句话出来:“就你这小鸡身材,也好意思教我们什么是强?”

“你?等你什么时候上了青云榜,再来与我谈。”

苏墨虞看了他一眼,转身向离宫附院走去,场间响起对轩辕破的嘲笑声。

和妖族少年魁梧的身躯相比,苏墨虞只是个普通的人类少年,看着当然要显得瘦弱很多,但他那句话却很有力。

强,终究与身材无关。

一个是青云榜上三十三位的天才,一个是刚刚从红河部落来到人类繁华京都、初学修行的妖族少年,二者如何能够比较?

轩辕破想了想,发现自己竟不知道该怎样反驳对方。

陈长生看着他略带歉意一笑。

便在这时,轩辕破听到有人在喊自己。

那声音很远,很小,但他听的清清楚楚,确实是有人在喊自己。

他转身望向离宫深处,有些茫然问道:“谁喊我?”

妖族的耳力眼力都比普通人类要强不少,他听到了声音,神道旁的人类学生没有听到,以为他在装疯卖傻想冲淡先前的尴尬,不由哄笑起来。

但片刻后,那声音便从离宫深处传到了场间。

那声音很清亮,说的很清楚。

没有人在喊轩辕破的名字。

有人在报轩辕破的名字。

“轩辕破,京都国教学院,青云一百四十八。”

秋风入林,黄叶沙沙,神道两侧一片安静。

轩辕破张着嘴,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情。

无数双目光落在他的身上

秋林里的年轻学生们震惊无语。

青云榜难道开始换榜了吗?

这怎么可能?

这个家伙又凭什么上榜?

(2点半到家,洗澡,继续飞机上未完的工作,终于搞定了更新,我回到家了,一切都好了,明天就恢复两更了,断更的那天,我会补回来的,说起那天……明天再聊吧。李笑敏君,喜茶我和老婆正准备来泡,祝你们新婚愉快。小宝,麻烦转告,面膜也交付领导了,总之,这些天,辛苦大家感谢大家,在上海有很多朋友没有见到,确实蛮遗憾的,但我这几天确实忙到苦逼……除了醉的那夜,明天交待醉的那夜,再次感谢大家,最好的消息是,我昨天把择天记后面最有趣的一些东西,全部弄明白了,大家明天见。对了,由于被迫再次使用nA这个五笔确实不好用,可能会有很多错误什么的,大家先担待一下,容后修改,我会尽快把原先的电脑完全搞定。)